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堕胎只是医学问题?还是道德问题?

胎儿已经是生命了,堕胎就是杀死自己的孩子。当今社会中还有几人能有这样的认识?
澳洲新闻

阿德莱德的天主教总教区将参与南澳堕胎法改革辩论。

主教格雷格·奥凯利(Greg O’Kelly)在一封牧函中写道,教会反对该法律的变化,因为这将把堕胎行为从刑事犯罪法律中移除,而归由现行的健康法律规范。

提交该法案的是绿党议员塔米·弗兰克斯(Tammy Franks)今年晚些时候将对该法案进行良心投票。

“这项法案将堕胎简单地视为一种医疗程序,而失去了道德意义。”奥凯利主教在信中写道,该信已提供给ABC广播公司。

“没有必要获得医学意见或医生的参与,要求堕胎也不需要提供理由。

“这将是澳大利亚最激进的堕胎法。” 奥凯利主教写道。

然而,弗兰克斯女士反驳了奥凯利对教区居民的建议,并表示首都行政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已经存在类似的法律。

“这封信称将堕胎视为一个医学问题……不需要医生和医疗意见都,这是不正确的。弗兰克斯说, “恰恰相反,将有医学建议以及指导堕胎的医生和医疗专业人员的介入,而不是刑法。”

教会信函还包括阿德莱德妇科医生埃尔维斯·塞曼写的另一封信。在他的信中,塞曼博士批评了设立“健康准入”区域,称这限制了“在堕胎诊所附近的祈祷和提供怀孕支持的自由”。

“作为一个教会社区,在支持那些意外怀孕的妇女及其家庭方面,我们做得很差。,只有少数几个例外。”塞曼博士说。“他们被丢给了卫生系统,而这种卫生系统只会快速地让妇女堕胎,而不提供任何替代方案。

“此外,我们还没有做足够的事情来支持和帮助堕胎后在情感,身体和精神上受伤人们。

“他们非常痛苦,承受着巨大的悲伤。”他说

其他基督教组织,包括澳大利亚家庭联盟,也已经开始游说,要求成员呼吁当地政客投票反对该法案。

同时,立法背后的游说团体——南澳堕胎行动联盟是,也在发出请愿书以支持。

在弗兰克斯议员前往议会大厦提交堕胎非刑罪化法案时,抗议者也前往表示反对。

悉尼女子Jaya Taki是抗议者中的一个,她在阿德莱德抗议弗兰克斯的提案。她曾被她的前伴侣强迫堕胎,说这个议案会给虐待伴侣者带来更大的方便。“我觉得完全必须在这里……我不想离开,除非我不再怀孕了。而且我觉得身边的每个人都完全被漠视了,我当时真的想要养那个孩子。“她说。

“我们需要意识到,这个议案会取消很多保障措施,我们不会想越过这个界限,打开潘多拉盒子的。”Jaya Taki说。

 

责任编辑:黎辰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