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在澳洲】过错了的日子

人在澳洲

(一)女人的呐喊

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已经僵硬的笑肌终于解放了,从门外到门内尤如一场变脸表演,终于可以卸下重重的面具,然后面无表情甚至蹙紧眉头深深地叹口气了。

手上的两大袋东西让她的手臂发麻,由于他的工作忙碌,而她相对清闲一点,所以,买菜做饭甚至所有的家务活不知从哪天开始就全部落在了她柔弱的肩膀上。今天那一袋子五公斤的米已经让她力不从心了,更不用说那些花样齐全的菜。

包往沙发随手一扔,她甚至连水都没喝上一口便忙活开了:打开水笼头把早上吃饭来不及洗的碗洗了;淘米下锅;刚买的菜分类处理好,该冷藏冷藏,该冷冻冷冻,杀鱼、切肉、洗菜……做好这些准备工作,她抬头望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他快下班了,可以点火炒菜了。

一如既往的,听见他开门的声音,然后换鞋,然后客厅便响起了电视的声音。她招呼了他一声,让他准备洗手吃饭,他有气无力地应了声“噢”,便许久没有动静,只听见电视里男女主角的柔声蜜语回荡在冷冷的空气中。

一顿无言的午餐。两个人似乎卯足了劲儿地要把桌上的食物扫荡光。孩子已经工作了,只有周末才回来,那暖心的用餐情景也只有孩子在的时候才会刻意去营造,其它时间大多相对无言。

女人忍不住先开口了,语气里透着讨好:“这周末单位组织去看花展,你如果有时间就一起去吧?”他的嘴里正咀嚼着一块鱼肉,显然今天买的鱼刺多了点,他嚼了一会儿,便连鱼带刺地吐了出来:“刺这么多,怎么吃?”语气生硬,有些恼火。“这是在路边看到的,一个老人在卖,野生鲫鱼,想着炖汤喝应该挺好……”女人用怯懦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反应,她便又问了一遍:“周末一起去看花展吧?正好放松放松。”他已经吞下了最后一口饭,随手把桌上的残渣收到碗里便起身往厨房走去,留下一句差点把她噎着的话:“放松?你如果让我在家里睡上两天,那便是最好的放松了。”

她语塞了,望着他面无表情地从她面前走过,然后拿起手机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

这样的冷战在这一年当中不只一次发生了,最近一次是因为那晚上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男人则拿着手机不知与谁热聊,女人见状,随口说了一句:“跟谁聊得这么起劲呢?小心眼睛,有时间也陪我说说话呗。”原本平常的一句调侃却引来了男人大发雷霆,他呼地一下站起来,指着她的鼻子说:“我玩玩手机怎么啦,妨碍你啦?我白天工作压力有多大你知道吗?你这是不信任我还是别有用心?”然后,他便拿起了桌上的水杯重重地往地上摔去。

女人愣住了,她不知道自己做错说错了什么会让他发这么大的火,然而,还没等她回过神来,男人又重重地甩出了一句尤似晴天霹雳的话:“现在的我很讨厌你知不知道,有事没事天天唠唠叨叨,在单位要跟孙子似的,在家还要被你念紧箍咒。”一时间她眩晕了,泪水夺眶而出……

男人抱着枕头去儿子的房间睡了,这一夜她彻底失眠……

漫漫长夜里,泪水一遍又一遍打湿了枕头,那句锥心刺骨的“我现在很讨厌你”的话一次又一次地伤透了她的心,现在的她有点绝望了。到今天晚上她才有时间去回顾自己跟他二十几年的婚姻:原来的她家庭条件优越,而男方一无所有,从一无所有到如今的吃穿不愁,从两地分居独自拉扯孩子成长到现在孩子学业有成夫妻团聚。艰辛的生活染白了她的每一根头发,当其他的同事打扮地花枝招展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经常相形见绌,但她在心里安慰自己,外表的美只是一时的,我把家庭拾掇好,这比什么都美。别人经常邀她外出游玩,每每这时候她都会担心老公儿子在家是否能照顾好自己,于是她一次又一次地婉拒了大家的好意。对此,她一句怨言都没有,甚至现在,因为体谅他工作压力大而时时原谅他的无明火,却不知在他心里,他已经非常厌恶她!

想到这里她悲从心来,怎么也无法入睡的她便坐在漫无边际的夜色里等待天明。往事历历,那生活中一次又一次的坎坷挫折她都咬牙挺过了,她没觉得苦,相反,对生活还始终充满希望。现在生活是越来越好了,孩子在她的教育下也很懂事上进,根本就无须他们担心。她现在所有的念想就是好好跟他过好二人世界,弥补之前多年分居的遗憾,谁知,原来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终于,在黎明破晓前她想通了: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这些年是自己把位置放错把日子过错了,一直自以为的付出或许还给对方增添了负担。从此以后,为自己活,该玩玩,该乐乐,给自己的人生留些念想,不要让遗憾更加遗憾……

周末,她跟同事们一起出门赏花了,生平第一次,心无挂碍。背着相机,她到处拍。也是生平第一次,她发现原来世界这么美,花儿如此娇艳。这时一个男同事走上前,问她怎么不把老公带来,还没等她回答,同事紧接着又说了一句:“你爱人可幽默风趣了,我们常常在一起玩,有他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冷场。跟这样的逗逼一起生活,你应该每天都很开心吧?”

一时间,她无言以对……

(二)男人的心声

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他闻到了厨房里飘来的一股炖鱼的浓香。透过玄关的玻璃,他看到妻子正在手忙脚乱地准备着午饭。他没吭声,随手关上房门。他的妻子闻声转过头说了一句:“回来啦,洗手准备吃饭。”

他没有应答,随手把公文包往沙发一扔,自己也重重地坐了下去。厨房里传出的声音让他有些烦躁,于是随手打开了电视,电视里正在上演那种专门哄骗女人的偶像剧,一群没有头脑的痴男怨女,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好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了,此时他只想闭上眼睛什么话也不说的休息一会儿。“赶紧去洗手,准备吃饭了,鱼汤凉了就不好喝了。”妻子再次催促。他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略显憔悴的面容上有了不易察觉的愠色。

落坐,妻子已经把饭都为他盛好了,他环顾了一下餐桌,三菜一汤,对于两个人来说略显太多了。他之前就对妻子建议说可以少做一点,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主要是妻子一边做还一边抱怨,抱怨买菜累,做饭累,收拾累。在他没有升职之前这些都是他包揽的,妻子娇小,而且从小家庭条件比较优越,没吃过什么苦,所以他觉得他多做一些理所当然。但是,自从他经过自己努力也通过丈人家的一些关系终于升上单位二把手的职位后,繁忙的工作终于让他无法再顾及自家的厨房了。

自从儿子去读大学后,他们夫妻之间的沟通就越来越少了,除非是为了聊孩子的事,否则他都觉得和她无话可说。妻子在学校工作,一辈子都跟孩子打交道,所以思想单纯。现如今,政府部门的工作压力很大,况且,工作中的事情跟一个妇道人家有什么好说的,如果她问起了,他也就含糊其词地应上一两句。在他的思想里,妻子经常幼稚地可笑,平时不读书看报,闲暇时间只知道追泡沫剧,很多时候他是想跟她说说话,但是一看到她那毫无神采的眼神一脸的无知,他马上就沉默了。

近些日子的情况更为糟糕,他把她视为“更年期妇女综合症”,经常一到家就唠唠叨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动不动就说个没完,有时候夜里很迟了,她睡不着觉,就非得把他弄醒问一个没有必要那时讨论的问题,他被她搞得有些神经衰弱。

这些天上级领导轮番到单位检查工作,材料要做一大堆,忙得焦头烂额。他已经好几个晚上都加班了,此时他只想静静地吃上一顿饭,然后静静地睡个安稳觉。“周末我们单位组织去看花展,你如果有时间也一起去吧?顺便也放松一下。”妻子问丈夫。丈夫的嘴里正嚼着一块鱼肉,可能是鲫鱼的刺太多了,让他觉得很不耐烦,他恼怒地连鱼带刺吐了出来,生气地说:“以后不要买这种鱼,刺那么多,万一卡住了怎么办?”话一出口,他有些懊悔,明知是自己的原因,他却迁怒于一条无辜的鱼。如果妻子没有再絮絮叨叨地说鱼的来历,鱼的营养,那这顿饭至少不会不欢而散,而他至少不会甩出那句:“看什么花展,哪有闲情看花展,如果你可以让我安安静静地在家睡两天就是最好的放松了!”

他没再搭理妻子,自顾自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看新闻。自从上一次因为手机跟妻子大发雷霆之后,他便很少在家使用手机。那天,他在同学群中与同学热聊,难得休闲时光,年过半百的同学们个个都有自己精彩的人生轨迹,一些有情趣的女生也会针对他写的一些文字进行评论,这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一些色彩。谁知,正当他们聊得起劲时,妻子一边看电视一边来了句:“跟谁聊得那么开心呢?平时都没话对我说,想必都对别人说了,爱护好眼睛!”或许妻子是想调侃一下他,乃不知,他却听出了尖酸刻薄的意味。当下,一股无名火蹭得一下就上来了:“我玩玩手机怎么啦,妨碍你啦?我白天工作压力有多大你知道吗?你这是不信任我还是别有用心?现在的我很讨厌你知不知道,有事没事天天唠唠叨叨,疑神疑鬼的,在单位要跟孙子似的,在家还要被你念紧箍咒。”之后,随手拿起一个茶杯重重地摔在地上。

妻子愣住了,她不知道丈夫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满心委屈地她顿时泪流满面。丈夫看也没看她一眼,直接进主卧拿了自己的枕头去儿子房间睡了。

夜间,他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眠,胸口犹如压着一块巨石,让他喘不过气来。年轻时候,夫妻分居,两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彼此之间还相处的较为融洽,那时他的工作也没那么忙,节假日,他便包揽了所有的家务,尽量陪伴他们母子俩。现如今,物质生活越来越好,夫妻团聚,孩子也长成了一个有思想的大人,而生活中的情趣却消失殆尽了,这是谁的错?一直以来,在外人面前,他都是一个风趣幽默平易近人的人,单位上上下下的人都喜欢他,当然,这样的一团和气里多少都有刻意讨好曲意逢迎的感觉。上班,除了做事,更在做人,老板、上司、领导,需要仔细应付,他是你的生活来源,衣食父母;对同事,对下属,你同样不能掉以轻心,水能载舟 ,亦能覆舟,集体里的每个人都各司其职,随时都能上演一出宫斗戏,这是对内;对外则更不能大意,无论甲方,乙方,合作愉快,各取所需,才能皆大欢喜,这需要历练,需要智慧。因此,有人说,班上得好的人,处事能力占百分之三十,处世能力占百分之七十,你得了悟上班哲学,它与中国人做人的哲学相通,归根到底一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在单位必须以一副假面示人,回家还要面对越来越无理取闹疑神疑鬼的她,不知不觉间,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

一夜无眠的他隐隐感觉妻子的房间里传来了啜泣声,他有些愧疚,但是,他没有起身去安慰她的欲望。他希望她周末去赏花,事实上他一直都鼓励她多外出走走,多去见见世面,况且,她这段时间喜欢上了摄影,儿子给她买了单反相机,他们都支持她的任何兴趣爱好,目的就是想让她能开心快乐一点,而她,总是拿他们俩说事,怕没得吃,没人照顾,担心这担心那,有时候她的执念让他很无奈。

周末,余气未消的妻子跟同事去赏花了,他在家睡了一整天。晚上,妻子回家,她在门外站了很久才掏出钥匙开门。进门的那一刻,被花映得满眼发光的她看到了一桌热腾腾的饭菜,还有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待的他…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