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受伤后,千万别自认倒霉——人身伤害律师汤丽敏专访

澳洲法律

每个人都希望能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家,但不一定每个人都如此幸运。工伤带给人的伤害是巨大的,可能因此永远失去工作能力和收入,人们在这方面的权益该如何受到保护?

一位在墨尔本知名中餐馆工作的厨师,因受到工作霸凌而向律师事务所Adviceline Injury Lawyers求助。个人伤害领域的华人律师汤丽敏(Linda Hanley)在交谈中发现,这位当事人其实受到三种伤害,除了工作场所霸凌所造成的心理创伤外,他还因常年举动沉重的大锅而造成肩部受伤,除此之外,他还曾在厕所滑倒而又导致背部受伤,所以他理应获得三项赔偿。最后汤律师帮助这位当事人得到了医药费和误工赔偿,目前他正在对他的痛苦和收入损失寻求赔偿。

汤丽敏律师专攻人身伤害法,她每天的工作就是为减轻伤者的痛苦而战。汤丽敏律师是在澳洲出生的第二代华人,从5岁起她就上中文学校,直到20岁上大学,所以她的中文也很好。她笑称自己没有学医的天赋,看到血就晕倒,所以选择从法律角度帮助别人。 「人身伤害法是一个很特别的领域,它是和人与人的情感相关的,你可以走进人的生活,帮助他们解除痛苦。」

汤丽敏律师在工作中

华人劳工的痛与愁

近年来,澳洲华人移民的数量不断增长,华人遭受工伤事故的案例也逐渐增多。华人在遭遇事故时很少找律师,究其原因主要是:1、「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处世原则;2、语言不通,对澳洲社会不了解,不知道要跟谁说,从哪里获得帮助,怎样递交理赔申请;3、担心律师费太贵负担不起等等。上述种种原因导致他们经常有苦说不出,只能强忍伤痛。

汤律师看到华人社区有这样的困境后,就在工作的Adviceline律师行开通了一条华人专线,对客户进行初步咨询,如果发现对方受到严重伤害,就会安排面对面会谈。

汤律师建议,人们受伤后应该尽快联系律师获得法律建议。提交工伤索赔(Workcover Claim)不需要任何费用,大约一个月后就知道申请是被接受还是拒绝了。一旦索赔申请被接受,当事人可以拥有两项权利,索回医药费和因工伤丧失的工资。

「我受理的案件大多数是身体伤害,很多当事人是体力劳动者,他们在工作中受伤了,但他们没有雇佣合同,或者他们是承包商不是雇员,所以他们自认为无法获得赔偿。我总是鼓励当事人,受伤了马上寻求法律建议。没有雇佣合同并不意味着你没有被工伤保险覆盖。有很多雇主试图逃避购买工伤保险,这并不意味着受伤人员无权索赔。」

工伤赔偿的好处在于处理索赔申请时,不追究事故发生的原因。不管是否由于当事人的过错而导致事故,只要事故发生了并且他因此受伤,当事人就可以索赔。

「我最近有一个在建筑工地上班的客户在使用机器时把手割伤了。无论是他自己把手伸进机器里造成手被割伤,还是雇主给了他一台糟糕的机器,这都不重要。不管哪种情况发生,他都可以提出工伤索赔。」

也有人担心,在这个过程中,律师会不会巧立名目乱收费,导致赔偿款最后所剩无几。汤律师希望,需要帮助的人不要被律师费障碍住,「我们是不成功不收费。对于打赢的官司也有一个收费上限,不会超过赔偿金额的20%。我们确保,最终大部分赔偿都会进入当事人的口袋。 」

汤丽敏律师

律师的真实生活

律师的职业听起来很高端,但汤律师说,每天的工作都是一种挑战。从清晨一进入办公室开始她就扎进一个又一个约见,起草各种复杂的信件和文件中。 「有很多听证会要去,需要管理好各个案件的各种截止日期,有时工作会扎堆在一起,比如5月份就赶上三次出庭……」。在信息科技时代,人们的沟通非常便利,打电话、发电邮,但对律师而言,这也意味着工作与家庭的界限非常模糊,工作时间不再是朝九晚五,而是7天24小时。 「法律行业的压力在于一刻不停的沟通,被出庭日期牵着鼻子走,看你如何平衡好,分配好时间和工作量。」

汤律师有两个小女儿。在结束一天的工作晚上回到家后,她发现很难将大脑从工作中抽离,回归普通的家庭生活,做一个普通的妈妈。 「平衡工作和生活很棘手,但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我的父母刚来澳洲时在工厂工作,他们在工作中受了伤,却没有获得任何帮助。我想,如果当时也有人这样帮他们那该多好。现在我因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而感到非常荣幸。正因为如此,即使有时工作非常疲惫,我也很有成就感,感受到我做这件事情的意义。」

汤律师希望将来能有更多华人加入到律师这一行业中来。 「优秀的沟通能力非常重要,但要有一颗真正愿意帮助人的心。如果单纯为了赚钱,不会成为一个持久的动力。客户希望律师不只是为他们提供法律服务,还能够对他们的痛苦感同身受。」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