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难民周 ABC采访几位来澳寻求庇护的华人难民

ABC中文网采访了几位从中国逃到澳大利亚申请庇护的难民,分享了他们寻求庇护的经历和现在的生活。

上周是澳大利亚的难民,ABC中文网采访了几位从中国逃到澳大利亚申请庇护的难民,分享了他们寻求庇护的经历和现在的生活。

因“六四”入狱的孙宝强

孙宝强女士今年69岁,她2011年来到澳大利亚并提出庇护申请,移民局仅49天就批准了她的保护签证。

1989年六四期间,孙宝强因上街劝说警察不要迫害学生,被捕入狱并被判3年徒刑。

出狱后,孙女士加入了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出版《上海女囚》一书。孙女士说,2010年世博会期间,中国政府曾找到她,要求她停止写作,停止接受外国媒体采访,停止出版《上海女囚》,并用“你想想你的儿子”相威胁。“就这么轻轻一句话,打中了我的心脏,” 孙女士对ABC中文说。

孙宝强在入狱期间,儿子在学校饱受欺负,被谎言欺骗的儿子将母亲视为仇敌。“儿子一直都怨恨我,直到六四二十周年的时候,海外很多媒体采访了我,我也把那些采访给他看了,他才一点一点地消除了对我的误会。他说‘妈妈,原来你不是暴徒,你是为了学生才遭受了这样的劫难’。”

孙女士称,后来国保某个处长要求她将所有文章,甚至构思中的文稿都发到他的信箱里,而且每年六四她的家都被监视。

“他们知道对付不了我,他们就去针对我的儿子。我不想两代为奴,两代为囚,所以2011年1月,我逃到了澳洲。我非常感谢伟大的澳洲政府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我和我的丈夫。” 孙女士说。

因孙女士儿子的旅游签证没能获批,孙女士夫妇二人不得不撇下儿子来到澳大利亚。

好在后来,孙女士的儿子到了美国并获得永居签证。

孙女士虽然以难民身份来到澳洲,而且到澳大利亚的时候已经60岁了,但是她只拿过几百块钱的补助。她一直工作到去年年底才退休。“我也想对所有难民说,澳洲的福利是纳税人的血汗钱,我们应该自食其力,” 她说。

孙宝强最近在台湾出版了第二本书,并表示还将继续笔耕。孙女士还一直坚持为六四第二代送出关爱,贡献一些捐款。

修炼法轮功遭迫害的王亮夫妇

王亮和夫人张书琴曾在中国上海某高校任教,因修炼法轮功遭受迫害,张女士两次被捕,夫妇二人的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了严重影响。

王先生告诉记者,选择来澳大利亚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当时我女儿在澳大利亚留学……她大约从9岁开始就和我们一起修炼法轮功,来到这里之后她接触到法轮功的学员,得知法轮功在这里是受到庇护的,这里可以自由地炼功,没有人来迫害你。她有些担心我们,因为不知道哪天我们就会被抓……她很不放心,就建议我们过来,” 王先生说。

2014年,王亮夫妇以探望在澳留学的女儿为由来到澳大利亚,并递交了庇护申请。

目前,王亮夫妇二人都在《大纪元》报社任编辑,他们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目前的生活状态应该说比在国内的时候要好很多,毕竟这是一个自由的社会,你可以信仰法轮功,你可以信仰佛教、基督教,在这里他们都是能够融洽相处的。这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不单是华人,西人还有其他种族的人都认为我们是一个很正常的家庭,” 他说。

王先生认为,来到澳大利亚生活就要融入这个社会,虽然自己是从难民阶段过来的,但并不意味着可以白白地享受澳大利亚的福利。

“我们有能力自己养活自己,这是一种理念,不是说政府发福利我们就可以不干活了,天天靠着政府。有人说‘我们是难民我们可以这样做’,但我们修炼法轮功的还真不应该这样。所以我们都是自己养活自己。然后能够为这个社会做点贡献,” 王先生说。

异见人士吴乐宝

吴乐宝第一次被国保 “请喝茶”是在2008年,因为他在网上发表了有关西藏问题的言论。

之后几年,因发表有关六四和其他敏感言论,他多次被国保机关约谈、多次抄家,并于2011年7月被捕,被扣以“利用网络散布谣言“的罪名。

吴乐宝在被拘留期间遭受疲劳审讯、彻夜不许睡觉,得不到任何的法律援助,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每天被迫连续劳动14个小时,还饱受牢头狱霸的欺负。他因此把那里称为“集中营”、“劳改营”。

2013年,吴乐宝成功获得澳大利亚政府的庇护,最近他成为澳大利亚公民,目前正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习数学专业。

那段痛苦经历给他带来的精神创伤至今仍未消除,虽然获得了墨尔本一些专业机构的帮助,但有时他仍然无法正常学习生活。

 

来源:ABC中文网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