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七一游行港警故意让示威者冲入立法会 澳媒:这是一个陷阱

港民怀疑这是有人企图制造港版的“国会纵火案”,而澳新社报道称,香港警察引诱抗议者进入议会,以作为镇压借口。工党政客Fernando Cheung对此表示:“这是一个陷阱,很遗憾人们上当了。”

昨天香港的七一大游行中,出现了一个蹊跷的场面,驻守立法会的警察在晚上9点突然全部撤离,任由示威者冲入、占领立法会。港民怀疑这是有人企图制造港版的“国会纵火案”,而澳新社报道称,香港警察引诱抗议者进入议会,以作为镇压借口。工党政客Fernando Cheung对此表示:“这是一个陷阱,很遗憾人们上当了。”

 

今年香港七月一日的大游行,是一個月內进行的第3次反送中遊行,55万人在烈日下上街,表达对中共极权的不满。

昨天下午至晚间的游行期间,部分示威者包围了立法会,游行出发前大约下午1点半左右,有部分身份不明,戴上手套、头盔及护目镜的人开始以铁枝、杂物、铁笼车等物品强力撞击立法会玻璃门。为避免事态复杂化,游行队伍临时改变了游行终点。

立法会的玻璃门被撞击后损毁,大楼内警察已经装上橡胶子弹,并发射胡椒喷雾阻止示威者进入大楼,现场气氛一度十分紧张。

香港网民David Ng在推特发帖称,怀疑有黑社会或者公安的人假装示威者做出极端举动,他们可能是想制造港版的“国会纵火案”,为中共在香港大开杀戒制造借口。

包围立法会的示威者与警方持续对峙到晚上,但蹊跷的是,到晚间9时左右,立法会内的警察突然全部撤离,有意放行示威者冲入占领立法会。

冲入立法会的抗议者表现截然不同,一些人涂污香港区徽,用喷漆喷上“林郑下台”、“取消恶法”等标语,插上港英旗,拆掉或毁坏了立法会内的相片。

但大多数示威者的表现仍然十分理智,并没有跟随这些过激的暴力行动。甚至许多示威者在空无一人的立法会餐厅拿汽水解渴时,仍然自觉放下购买汽水的钱;还有示威者劝阻极端行为者破坏图书和其他文物。

当晚,有部分示威者发表声明后自动离开了立法会,声明全文如下:

各位香港市民,我们是一群来自民间的示威者。万不得已,我们并不想走上以身对抗暴政的路,以占领香港特区政府立法会作为我们谈判的筹码;但满口谎言、满口歪理的政府却无意回应香港人不断走上街的诉求。我们只好以公义、良知、以及对香港、对香港人无穷无尽的爱,去抗衡横蛮的政府。

香港特区政府成立至今22年,政经民生每况愈下。现任特首林郑月娥上台后,情况变本加厉,更漠视民间逾百万民意,推出“送中恶法”。市民于6月起前仆后继,各尽其力,或和平、或理性、或奋勇、或受伤流血,以一颗热爱香港之心,恳求政府撤回修例,而政府置若罔若,不谙民情,竟置香港大众于不顾,甚至以民为敌。

现任特区政府已非以港人行先,为使政府聆听港人声音,我等市民不得不进行各种占领,不合作运动、乃至今日占领立法会行动。社会或对我等占领者有所批评,但追本溯源?社会撕裂之诱因为何?民怨每日俱增之本源为何?香港何辜?香港人何以被追逼至此?我等港人没有武装,没有暴力,只能以秉持正义于心,无畏无惧,奋勇向正。希望能香港政府能及时回首,重回正轨:

我们占领者,要求政府完成五大诉求:一、彻底撤回修例;二、收回暴动定义;三、撤销对今为所有反送中抗争者控罪;四、彻底追究警队滥权情况;五、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会,立即实行双真普选。

“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在三位年轻市民殉道。我等未忘忧愤,然心存善念,不愿香港再有为民主、为自由、为公义再添亡魂。希望社会大众团结一致,对抗恶法,对抗暴政,共同守护香港。

7月2日零时左右,香港警方在立法会清场。抗议人士始终保持理性,和警察保持一定距离,双方未发生肢体冲突。清场很快结束,未有出现身体冲突和伤亡的报导。少数要誓死留守立法会的抗议者,也被同伴强行拉走。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