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专家警告:过度依赖中国学生 澳大学将面临“灾难性”风险

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人数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所大学独立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的兼职学者Salvatore Babones警告,目前,澳洲大学过度依赖中国学生市场所带来的收入,这会给这些大学带来“灾难性”的风险。 

据ABC报导,Babones说:“澳洲大学视中国学生如现金奶牛一样,他们依靠中国学生的资金来资助和扩张营业。” 

“他们过度于依赖中国市场。澳洲的中国学生人数超过了世界上任何一所大学的中国学生好几倍。”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中国学生的人数有小幅度下降亦会导致大学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因为大学没有足够的收入来支付基础设施的费用和员工的薪金。而大幅度的下降,就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危机了。” 

澳洲顶尖大学被点名

Babones在独立研究中心发表的论文中指出,澳洲顶尖大学从国际学生市场中赚取了巨额收入。其中,以悉尼大学名列榜首,2017年,来自中国学生市场为他们带来5亿澳元收入,占年度总收入的五分之一。 

此外,2013年至2017年,澳洲大学的设施扩建已增加近20%,,而悉尼大学的高职员工的薪酬更是增长了74%。 

Babones表示,墨尔本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悉尼科技大学、阿德莱德大学和昆士兰大学都是对中国市场过度曝光的大学。 

“如果这些大学是ASX上市公司,那么监管机构将会全力以赴帮他们解决并分散他们的财务风险。但,由于他们是公共实体(public entities),他们宁可躲在政府的盾牌后面,也不愿负起责任;同时,他们也不让我们知道他们所冒的险。”

“这些大学都以贷款形式来营运。他们会根据预计的收入,向银行贷款以作为大学的发展和经营费用。如果中国发生任何经济或货币危机时,他们预算的收入将会化为乌有。” 

学生被视作“现金奶牛”

Abbey Shi是一名悉尼大学法律专系的国际学生。她表示自己很幸运,父母不需要做很大牺牲来送她出国留学。但是,她看到有许多中国家庭为送孩子上澳洲大学,作出了巨大的牺牲。 

“为了让他们的孩子能够在澳洲学习,有些人不得不卖掉中国的房产。” 

Abbey说:“我觉得澳洲大学对待国际学生就像对待现金奶牛一样。他们在学业或生活上提供的支援都很少。” 

面对大学过度依赖中国学生市场的批评,澳大利亚大学主席Deborah Terry却说,监管机构的评估显示,大部分的澳洲大学的财务都处于低风险状况。 

“作为一个非营利性的公立教育机构,我们的大学都在审慎管理着每个纳税人的钱。”她说。 

“澳洲大学对学术一直保持严谨的态度,入学标准维持在高水平。这些高学术标准可以保证大学的质量,以吸引更多的国际学生。” 

TEQSA首席执行官Anthony McClaran表示,监管机构每年进行风险评估时,都会把“依赖某些市场的模式”列为监管的一项条件。“我们偶尔会看到依赖某些国家的情况出现。在这情况下,我们会建议他们采取多样化策略。” 

澳洲大学的国际学生共占所有学生的25%,这其中有10%是来自中国。 

自2008年以来,澳洲高等教育机构的国际学生几乎增加了一倍。这些高等教育机构在2017年创造了320亿澳元的收入,高于2008年的190亿澳元。 

入学标准受质疑

Babones的报告却指出,澳洲大学不仅是面临单一的国际学生市场问题,他们还面临学生入学标准受质疑的问题。 

他声称,澳洲大学通常会妥协入学标准,以招收更多国际学生。那些英语水平低且不符合入学标准的学生将会参与预备课程,以作为他们以后进入大学的后门。 

Babones的报告披露, “入学标准已被降低,澳洲大学通过培养学生以赚取额外的收入。他们经常将这些学生推介给私人学院,让他们学习并加强英语能力,以达到他们的入学要求。” 

“现在这些大学所做的就是努力保持国际招生人数,而他们所招募的学生却越来越不合格。这情况绝对不能持续。”

Babones说,大学必须向国家详细报告学生的人数,并减少依赖国际学生,特别是某一个国家的学生。 

悉尼大学 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可以看到,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学生已有增加。我们正努力吸引来自印度和东南亚的学生。”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发言人则表示,他们在招生方面,一直秉持“最高的英语和学术标准”。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是一所着重学术研究的大学,其一半的收入来自于高质量的研究活动和产品。”  

(责任编辑:欧文奕)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