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到1天后改口 廖婵娥承认曾是中共关联组织成员

廖婵娥在中国问题上立场的突然转向引发了对其“忠诚度”的更多争议,被认为是为前一晚“灾难性”的电视采访“洗地”。

据多家澳媒报道,自由党后座议员廖婵娥在9月11日承认了自己曾是广东省海外交流协会的成员,而在不到1天之前,她还称自己不记得有这回事。广东省海外交流协会据信与北京的外国干预活动有关。

来源:FB

ABC在9月10日披露廖禅娥曾是中国海外交流协会省级成员后,廖在当晚接受天空新闻采访中称“不记得”在该协会中任过职。在这场被澳媒形容为“车祸现场”的尴尬采访中,廖对于南中国海的立场问题及对习近平的评价上,愈发引起反对党对其议员资格和忠诚度的质疑。

廖婵娥在9月11日发表声明,承认她2011年时确实曾在广东省海外交流协会担任名誉职务,但此后与该组织没有任何联系。

她还证实自己曾担任澳洲中华总商联合会、和澳大利亚江门总商会的名誉主席。但称后来与这两个团体都断绝了联系。

“我正在核实所有在本人不知情或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将本人加入的组织。”她在声明中说。

廖还在声明中表示,她在周二的采访中意思没表达清楚。她说她坚持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的立场,“我应该更好地措辞”,“作为一名新议员,我将从中吸取教训。”

廖在声明中称澳大利亚在南中国海的立场是长期一致的、明确的,“我们不在有争议的领土主张问题上偏袒任何一方,但呼吁所有提出主张的国家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争端。“

她在声明中强调,“中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而是在专制体制下运作。” “我们一直并将继续对双方的政治分歧持清醒态度,但建立在两个主权国家相互尊重的基础上。”

廖禅娥还在声明中表示,“我是一名自豪的澳大利亚人,充满热情地致力于为Chisholm选区服务。任何与此相反的猜测都是(对我)深深的冒犯。”

廖婵娥在中国问题上立场的突然转向引发了对其“忠诚度”的更多争议,被认为是为前一晚“灾难性”的电视采访“洗地”。

工党和中立议员呼吁莫里森向议会做出保证,廖婵娥“适合“和”合适”担任议员,并要求由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审查其与中共的关系。

政府高层人员正期待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本周末可能会有资深调查人员造访廖的办公室。

外交部长Marise Payne表示,仅因廖以前参与的协会而认为她不适合担任议员的说法是“冒犯性的”,“她是正式的Chisholm区当选议员。”她说。

工党影子司法部长Mark Dreyfus指责廖禅娥发表了一份“由外交部长背书的声明”,并表示政府有更多问题要回答。

Dreyfus告诉ABC,“我们从表面上就可以看出,这位新当选的国会议员与中共宣传部门存在着潜在的直接关联。”“这份声明是不够的,她需要面对议会,总理也是一样。”

Dreyfus说,如果情报机构ASIO之前曾审查过某国会议员与中国共产党宣传机构之间的联系,那么对每一位议会成员都这样做。

中心联盟参议员Rex Patrick表示,对廖婵娥的披露“引起了严重关注”,他表示莫里森应“向ASIO寻求建议”。

Rex Patrick参议员说:“廖女士需要对她过去的关系进行长时间的深度思考,并且需要坦率公开以前所发生过的事情。”

工党外交部长Penny Wong将眼下的情况与前工党参议员Sam Dastyari因与中共政治献金者的关系而下台的事件相比较,“我回想起自由党让Sam Dastyari成为工党领袖的考验。这次是对莫里森的考验。”

莫里森对此表示不认同,他不认为廖婵娥应该面对与Sam Dastyari当年一样的命运。

 

责任编辑:黎辰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