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前新州工党书记:黄向墨给我装满钞票的酒盒 但没给我10万捐款

前新州工党总书记Jamie Clements近日向新州廉政公署(ICAC)作证时坚称,中国亿万富翁黄向墨与他在新州工党总部办公室会面时未给过他一个装有10万澳元现金的袋子,并称任何此类指控都是不真实的。但他证实,2015年,黄确实送给他一个装有3.5万澳元现金的葡萄酒盒,用来支付他的法务费用。
新闻 • 资讯

据澳媒综合报道,前新州工党总书记Jamie Clements近日向新州廉政公署(ICAC)作证时坚称,中国亿万富翁黄向墨与他在新州工党总部办公室会面时未给过他一个装有10万澳元现金的袋子,并称任何此类指控都是不真实的。但他证实,2015年,黄确实送给他一个装有3.5万澳元现金的葡萄酒盒,用来支付他的法务费用。

据9号新闻报道,Clements先生周四(10日)作证时称,他确实与黄于2015年4月7日会面的两天后,该党账户存入了10万澳元现金。但他表示,那次会面是应黄向墨的要求,目的是转达这位亿万富翁想要与时任联邦工党领袖Bill Shorten见面的请求。

王国忠

Clements在宣誓证词中表示,当时他当着黄的面给Bill Shorten打了电话,几周后,黄与Shorten一起共享晚宴。

但Clement作证称,他不记得黄去办公室会面时是否带了一个袋子,他也否认任何袋子中包括列出该党个人捐款者的捐款披露表,以及任何现金。

据澳洲人报报道,Clements先生表示,尽管他对新州工党财务负有整体责任,但他并未被告知这10万澳元现金捐赠的事。据悉,这笔钱被平分为5万澳元,分别存入新州工党及其乡村实体Country Labor各自的银行账户。

Clements说,将这笔钱带到该党的责任在新州工党社区关系总监Kenrick Cheah身上,后者与当时新州工党上议员王国忠于2015年3月举行了华人工党之友筹款晚宴。

报道指,Clements先生确认他出席了那场晚宴,与Shorten和其他贵宾一起坐在黄所坐的主桌。他说,他在那场晚宴组织工作中的唯一角色是安排Shorten出席该活动。

Clements先生说,他是在去年5月与ICAC进行的一次私人举证环节上首次了解到有关这笔存入银行的10万澳元现金和其他说法的。

据报道,在一个多月前,Cheah曾向ICAC作证称,在筹款晚宴一个月后,黄亲自带着一个装有10万澳元现金的Aldi购物袋进入新州工党总部并将其交给Clements。他还说,那个袋子中还包括20张捐款披露表格,表格称这些钱来自个人捐款人。

根据Cheah的说法,Clements还将黄带进来的袋子交给了他,并要求他在存入银行之前进行清点。

但Clements听证时坚决否认了Cheah的上述说法。他说:“我否认证据是真实的,我在宣誓时否认这一事实。”

不过,Clements在周三听证时承认,2015年8月,他被叫到黄向墨向位于悉尼北区Mosman的豪宅,并收到一个装有3.5万澳元现金的葡萄酒盒,上面有一张手写的英文纸条,写着“你的法务费(for your legal fees)”。

他还表示,他当时收到这笔特别的款项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黄此前也曾支付了前工党参议员Sam Dastayari的法务费用。

据报道,黄先生的前总裁助理蒂姆・徐(Tim Xu,音译)周二在ICAC作证中表示,Clements于2016年1月被迫辞去党政工作后,黄向其支付了20万澳元的聘金,并在悉尼为他提供了一处免租金办公室,与黄所控制的中国政府“统战”组织在同一楼层。

Clements周三作证时进一步证实,他从黄那里获得的聘金远远高于徐一天前所说的20万澳元的数目。他说,黄总共向他支付了62.4万澳元,即从2016年2月至2019年2月的三年内每周支付4000澳元,以提供“根据需要的持续咨询”。

根据澳安全情报机构的建议,黄向墨被拒绝入境澳洲,并在12月被联邦政府撤销了永久居留权,现在居住在香港。

据澳广ABC报道,廉政公署专员Peter Hall已向黄向墨重新发出邀请,让其配合调查提供证据,如有需要,可通过他居住地的远程视听连线接受询问。

ICAC正在调查在华人工党之友于2015年3月筹款后,是否利用多达12名假捐款人来掩盖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黄向墨给新州工党的10万澳元现金。

 

责任编辑:张懿文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