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王立强案走进谜一样的漩涡

真正让中共当局愤怒的,应该是王立强揭露CIIL公司的真实背景,以及老板夫妇的真实身份,因为如果是真实的,对中共情报机构是一个灾难性打击。

就在澳洲《时代报》、《悉尼晨峰报》、《九号台60分钟》等媒体爆出王立强与中共决裂的“间谍”案后,看中国网也发出了专访王立强的报导《爆炸性新闻:一位中共情报人员出走澳洲》,报导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有人称赞、有人否定、有人质疑,更有人抹黑,而各方询问接踵而至。澳洲情报局局长在新闻报导出来后发布一个声明称,他们对该新闻消息不发表评论。据可信消息称,王立强的律师要求他暂时保持沉默,对外界的疑问不作回应。王立强案走进了谜一样的漩涡。

10月初,本报记者非常意外地遇上了一位来自中国的男子王立强,获悉他已经向澳洲情报局举报中共利用香港的一家投资公司进行情报活动,并在香港、台湾和澳洲进行大面积的渗透活动,他声称正在申请澳洲保护签证。也几乎在澳洲九号台记者Nick开始采访王立强的同时,本报记者也专访了他,并被要求在信息正式公开后发送华文媒体,本报的报导全文获得了王立强先生的确认。

面对各方铺天盖地的讯息回应,以及多方猜测与疑问,专访记者拜会澳洲看中国主编夏言先生,请他回答相关问题。

记者问:专访报导触发了舆论爆炸,是不是当事人王立强预料之中的?

夏言:应该不是。王立强当时已经把全部资料与证据交给了澳洲情报局,并向澳洲移民局申请保护签证,他认为提交了这样的秘密,他已经是没有回头路了,但移民局的反应太过缓慢让他很不安。王立强愿意接受中西两个媒体采访,我认为原因很简单,他希望通过信息曝光让社会来确认其真实性,这样可以加快他的案子的审理速度。但消息的爆炸力与后期效应应该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他开始迷茫了,他认为自己拥有足够的证据去证明那一切,但他不知道如何运作,这样才有了一位人权律师出面帮助他。

王立强先生。(图片来源:夏紫云/看中国摄影)

记者问:外界广泛引用我们的专访报导,是因为我们的报导内容比《时代报》更全面?

夏言:确实是这样,西方记者在采访中只选择他们能理解和明白的部分,我们的原始采访内容却相当丰富和广泛,但在最后审核时,考虑到许多细节需要确认,涉及的面不要太广,不要与九号台记者Nick的采访内容产生出入,以及为了一些法律原因,我们作了很大的删减,并隐藏了相关人员及机构的具体名称,尽管这样,我们的报导内容依然非常丰富。而最终上网的文章不但保留当事人原话,也基本符合新闻报导原则。

记者问:外界似乎把聚焦点放在了王立强身份的真伪上,你怎么认为?

夏言:首先我认为许多不确定的事情通过各方配合是很容易作鉴定的,但如果中共方面有意搅局,那就会让不确定的内容变得更迷惑。

比如证件,王立强目前拥有三本护照与一份香港居民证,除了一本是自己(王立强)入境澳洲的护照外,另外两本护照(中国护照与韩国护照)和一张香港居民证却是用了他本人的照片却不同的名字与出生年月,他称,三份伪造的证件是中共内部专门为他去台湾工作而提供的。

在澳洲爆出王立强事件的当晚,上海警方发布声明,指其所持有的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证件和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件均为伪造证件,声明还称王立强在2016年10月被判处一年零三个月,缓刑一年零六个月。该声明被新华社转述,也就是说,那个声明是真实的。

那问题来了,在当今高科技的世界里,私人基本无能力伪造护照,只有国家专门的机构才有这种能力,如果连王立强出入香港、进入澳洲的护照都是伪造的,那他到底是谁呢?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际分析师Alex Joske通晓国语,他直接参与了王立强证据的确认程序,他也在25日发文表示,中共(福建省光泽县)有王立强被判刑的“依据”,可王立强手上却有一份同一个地方的警局在今年2月发出的“无犯罪记录公证书”。

网络都在质疑这份法庭判决书的真伪,中共是否又要声明这份警局的公证书是伪造的?舆论正在中国政府与王立强之间作辨别,究竟谁的法律证件是虚假的伪造件?Alex Joske表示,这位间谍的故事正变成一团糟,他说:“我们可能永远都无法知道完整的故事。”

我认为,这就是所谓的“间谍故事”,世界上有没有王立强这个人都是疑问,除了他自己之外,可能无人知道他究竟是谁?

记者问:那你认为王立强是中共间谍吗?

夏言:依照他采访中的陈述,严格来说,他不是训练有素的中共特工人员。他或许只是一个不小心踏进了情报工作圈。

从王立强的表述中可以发现,他是一位艺术家,在画画领域还颇有成绩,之后去了上海的一家中资企业,然后去香港发展,进入了CIIL公司,被总裁向心及其夫人看中,成为了向夫人的私人画画老师,由于关系越来越密切,获得特别信任,便成为了向老板及其夫人的对外联络人。在这个过程中,他了解了很多秘密,也参与了很多秘密。

王立强是一位艺术家,在画画领域还颇有成绩。(图片来源:夏紫云/看中国摄影)

王立强表示,向夫人常出入台湾,负责对台湾的渗透事务,今年5月,他被安排前往台湾,并命令使用新的身份证件,这对妻儿在澳洲、一心想来澳洲过平静生活的王立强显然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最后他选择拒绝,再发展成为以说出真相来换取澳洲给他身份。这其中更深的原因不得而知,但在逻辑上还是走得通的。毕竟他不是一个真正的特工人员,他是一个充满感情色彩的艺术家。

有评论从特工人员的特征上去讨论王立强,我认为方向错了。如果一切是真实的,那只能说,粗心大意的向心夫妇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因为艺术家都是性情中人,不是冷血类的。

记者问:网络上吵得最厉害的就是钱,韩国瑜发誓没有拿过中共一元钱,你认为呢?

夏言:作为风口浪尖的政治人物,韩国瑜或那些看似中立的媒体没有直接拿到钱是可能的,不是不给,是他们不敢拿,太容易暴露了。我不讨论王立强所称的捐赠2000万人民币给韩是不是真实的,我只能说这种事情是可以存在的。王立强没有说把2千万汇进韩国瑜的银行账户里,他说中共为支援韩国瑜的参选捐赠了2千万人民币。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举一个澳洲例子:据澳洲廉政公署的调查,2015年,中国地产富豪黄向墨违反新州法律,在一个华人工党之友筹款活动上向新州工党捐赠了10万澳元,(将近50万人民币)。手段是,把10万澳元分成20份,通过20个“稻草人”分别捐赠给了工党。

结果,几年后东窗事发,其中一名经手人坦白了这件事,廉政公署介入调查,直到今天无法结案,工党承认收到过那笔钱,而黄向墨称不知道这件事,主要经手人前新州议员王国忠面对证人指控死活不承认,而那些“稻草人”,有的承认了,有的保持沉默,有的不想连累家人而自杀了。

中共的这种渗透方式,到了哪里都是一样的把戏,关键在于,今天指认了谁是“稻草人”,“稻草人”会不会承认?如何让这种事情曝光?能否说明韩是清白的?那就要看台湾警局的本事了。

事实上,在专访中,出于法律原因,我们删除了所有“稻草人”的信息,因为这件事情不归媒体运作。同样,对于那些涉嫌媒体,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向帐号上打钱,都会通过广告、赞助、购买股权等等,中共的支援方向都是大数分化为小数,再汇总为大数,一切都发生在无形之中。

记者问:既然都不是可以马上查出来的,中共当局不该紧张的,是吧?

夏言:个人认为,到目前为止,无论香港的渗透与绑架,还是台湾的搅局,凭借着报导内容,都不是可以马上查出来的。而真正让中共当局愤怒的,应该是王立强揭露CIIL公司的真实背景,以及老板夫妇的真实身份,当然我们只是报导采访内容,无法知道其真实性,那如果是真实的,对中共的情报机构是一个灾难性的打击。

其实,有一个现象很奇怪,当我看到采访资料时,我第一时间查网了解CIIL公司和向心夫妇的资料,那里可以看到该公司完整的内容与详细的人员名单。但现在,大量的细节被删除了。更何况,媒体做事很认真,据称,在九号台的节目制作中,记者Nick曾以电视台的名义多次联系该公司及向心本人,结果都被拒绝了,如果是清白的,为啥不努力提供证据来反驳“间谍”指控呢?或许还可以阻止节目的播出。直到消息传遍全世界后,上海警察局发声明“王的护照是假的”,向心才告诉《纽约时报》,他不认识王立强这个人,这是一个失误吗?

记者问:据报导说,台湾警局在台湾机场向向心夫妇发出调查通告,你认为结果会怎样?

夏言:无法预测。我只能说,整个事件上,台湾当局的不作为,让自己错失良机,并处于困境之中。据可靠消息称,记者Nick在去香港台湾作实地拍摄前,已经联络了台湾驻澳机构与台湾当局,却无人对此感兴趣。媒体只是做采访完成报导任务,而台湾的安全部门是否应该敏锐地抓住这个难得的保密期去布下罗网作调查呢?如果事实真的是国家在指挥犯罪,等到打草惊蛇了,只会加大了调查的难度,或许永远是个不解的谜。

我认为,作为媒体,我们的专访做的很完整了,我们的工作也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相关部门自己去继续。

(看中国记者夏紫云采访报道)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