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重大突破 澳实验室在中国境外首次复制出冠状病毒 “澳大利亚不必惊慌”

Catton博士告诉ABC,这项发现“至关重要”,它将成为科学家们证明疫苗是否有效的重要工具,还将使研究人员能够进行测试,以识别可能感染了该病毒的人,甚至在没有出现任何症状时。

据ABC报道,在对抗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的全球战中,澳大利亚的科学家取得了一项重大突破。周二,墨尔本Doherty 感染与免疫研究所的专家首次在中国境外成功复制出了这种疾病的实验室培植版本,这项成就被称为“游戏规则改变者”,它不仅将帮助科学家们确定未来的疫苗是否有效,还可以在未出现症状前鉴定感染者。

墨尔本的科学家团队繁殖出的这种病毒来自于一名周五被感染的患者。现在,他们将与欧洲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分享该成果,随后世卫组织将与全世界的实验室共享,包括昆士兰州的一个实验室。

当科学家发现他们成功繁殖出这种病毒后,澳洲广播公司ABC就在实验室里。Doherty研究所副主任Mike Catton兴奋地说:“我们成功了。”“太棒了。”

Catton博士告诉ABC,这项发现“至关重要”,它将成为科学家们证明疫苗是否有效的重要工具,还将使研究人员能够进行测试,以识别可能感染了该病毒的人,甚至在没有出现任何症状时。

目前在澳大利亚,有冠状病毒症状的患者首先在医院接受测试,并将样品发送到Doherty的实验室,这是澳洲唯一一家可以第二次测试样品并给出是否被感染100%答案的机构。

但是,在周二的发现之后,这一切都可能改变。Doherty 研究所的首席科学家Julian Druce将其发现描述为全球对病毒理解的重大进展。“这将改变澳大利亚其他实验室的游戏规则。”他说。培植病毒还将帮助专家更多地了解冠状病毒的活动情况。

Doherty研究所是世界上第二个重现这种疾病的实验室。第一个实验室在中国,但它未与世界卫生组织共享其发现。不过,该实验室发布了该疾病遗传序列的图像,这有助于Doherty研究所的科学家重新创建了该病毒。

Druce博士说,该研究所的科学家一直在努力了解更多有关这种疾病的信息,他说:“已经有很多天了,我们每天工作10到12个小时,每天凌晨2:00结束。”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从星期五到今天就能能从诊断、检测、测序和分离中得出答案的原因。”

澳大利亚“不惊慌”

Mike Catton博士还是Doherty 研究所的病理学家,他说,澳大利亚的科学机构已经做好充分准备,足以应对像冠状病毒这样的疫情暴发。

Catton博士说:“该病毒为三级病毒,与对SARS(突发性急性呼吸道综合症)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的认识是近亲。” 。

“这很危险,确实杀死了一些人,但还没有像埃博拉病毒那样致命。”

但是他说,早期诊断对于冠状病毒这样的疾病暴发很重要,因为它给世界各地的卫生当局提供了更好的机会来控制其传播,或者至少可以控制其严重程度。

Catton博士说:“我仍然会说我们很警惕,但没有必要惊慌。”

“我们同意国家卫生当局的看法,即澳大利亚很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SARS是类似病毒,但实际上并没有在澳洲爆发。

“但中国每年访问澳大利亚等国家的人数要比当时多出1.5亿。”

在此阶段,冠状病毒的死亡率不及SARS。Catton博士说:“我们知道SARS的死亡率约为10%。这种(冠状病毒)似乎只有3%;我个人的看法是,事实将证明它更低。”

首席医学官Brendan Murphy表示,在澳大利亚,还没有人与人之间传播冠状病毒的已知病例。

他说:“澳大利亚公众没有理由担心,没有发生人与人之间这种病毒的传播。”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些媒体询问口罩的事,澳大利亚公众没有必要戴口罩。”

所有5名澳大利亚患者现均处于稳定状态。

 

责任编辑:黎辰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