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形势严峻!官方封杀基层声音 微信群禁发有关武汉肺炎所有消息

近日各个微信群组都在转发一条消息,要求微信群里不能发布有关武汉肺炎疫情的任何消息,否则封群封号,一旦封群永不解封。

2019年年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武汉爆发,迅速蔓延至全球20多个国家。中国大陆80多个城市实行了社区封闭管理的“软封城”以及海陆空全部阻断的“硬封城”来阻止疫情传播。但显然当局更加在乎舆情的走向,于是最先曝光疫情的武汉中心医生李文亮被训诫了,在微信和微博发布某些消息的民众被当局扣上“造谣者”的帽子抓捕或电话警告,大量的微信账号和微信群被封,武汉公民记者方斌被抓,陈秋实失联……

近日各个微信群组都在转发一条消息,要求微信群里不能发布有关武汉肺炎疫情的任何消息,否则封群封号,一旦封群永不解封。(图片来源: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2月7日凌晨,被训诫的李文亮去世了,官方对疫情习惯的制度性撒谎以及对自由声音的打压点燃中国民众的怒火,网络上几乎都是争取言论自由的声音,不过当局却再次选择熟视无睹,且放出“大杀招”:近日各个微信群组都在转发一条消息,要求微信群里不能发布有关武汉肺炎疫情的任何消息,否则封群封号,一旦封群永不解封。

各个微信群都转发通知要求不能讨论疫情否则封群(图片来源:微信)
各个微信群都转发通知要求不能讨论疫情否则封群(图片来源:微信)

近日,多个微信群主和微信用户向本网记者表示,大大小小的微信群都在转发一条通知,内容显示:从即日起关于武汉肺炎疫情的信息,除了官方发布的之外,群组成员不得在群里发有关疫情的其它链接或是小程序,封群已经开始了,而且永远不解封。

通知还称,目前封群的任务已经下来了,最近两天管的特别严,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发,不管是好坏的言论只要发现有互动就会封群,所以最好就是什么都别发。

各个微信群都转发通知要求不能讨论疫情否则封群(图片来源:微信)
各个微信群都转发通知要求不能讨论疫情否则封群(图片来源:微信)
各个微信群都转发通知要求不能讨论疫情否则封群。(图片来源:微信)

由湖北省武汉市爆发的这场来历不明且夺取逾千条人命的肺炎敲打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共官方在肺炎爆发之初,想尽办法隐瞒疫情导致如今大肆传播的情况,直到今天所用的手法更是花样迭出,口头警告、解除聘用、强制隔离……如今在全球拥有10亿用户的微信更配合当局做到“消声至基层”。

武汉肺炎导致消息满天飞,真实的不真实的,微信要封群的消息也在近日不断传出,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止,中共官媒或官方微博并未对上述消息进行辟谣,而通过记者了解发现,一些群在讨论武汉肺炎疫情时确实被封了。

微博上许多网民表示微信群被封(图片来源:微博)
微博上许多网民表示微信群被封(图片来源:微博)
微博上许多网民表示微信群被封(图片来源:微博)
微博上许多网民表示微信群被封(图片来源:微博)

有网民近日在微博发消息质问腾讯为什么将其微信群封了,他表示群里只是转发了官方的疫情数字鲜有讨论还是被封了。有人则表示只是讨论疫情绝对没有谣言也被封了;还有的说,从封群后就申请解封,但到现在仍未能恢复使用。

微博上许多网民表示微信群被封(图片来源:微博)
微博上许多网民表示微信群被封(图片来源:微博)
微博上许多网民表示微信群被封(图片来源:微博)
微博上许多网民表示微信群被封(图片来源:微博)

细心的网民也发现,官方大量封群的行动正是在武汉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去世后。

李文亮是最早将疫情信息发布在微信群组里的人,2019年12月30日下午,李文亮看到一份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的病人的检测报告,于是下午17时43分他在同学群中发布了一条关于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随后发了一张检测报告,一张患者肺部CT图,18时42分他又补充说:“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最后解释了一下什么是冠状病毒,同时他还在群里嘱咐不要将该消息和检测报告外传,但没想到很快被截图传出去了,并传到了海外的推特、脸书及各大社交媒体,这个消息很快被传媒注意,密切关注中国的这个疫情。中共官方随后指李文亮等8人“造谣”,2020年1月3日李文亮被提出警示和训诫并在官方授意下写训诫书。2月7日,李文亮因感染新冠肺炎死亡。

李文亮死后,一封题为《唯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并全国同胞书》的公开信受到普遍关注。签署者包括中山大学退休教授艾晓明、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独立学者笑蜀、郭飞雄等。公开信中写道,“堵住李文亮的嘴,放开病毒肆虐的路,中国乃至世界为中国人丧失言论自由买单……惟有改变,才可望终结人祸;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否则,所有的悲愤,所有的泪水,终不免沦为泡沫。”

参与签署的众多当事人都表示,他们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威胁和警告,有的人微信被封号,有的微信群被封。

学者郝建签署了这封公开信,他对BBC说,他所在的单位最近通过短信和电话警告他,明确表示以后不让参加这类行动。他还表示,他通过转发文字、截图、文件等方式尝试发布微信朋友圈,“跟腾讯斗来斗去”。他的微信号不久被封。

清华法学教授许章润于本月初发表的文章《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得到了中国一些学者的力挺,许章润所在的微信很快被封,他所在的微信群也很快被封。

随后公民记者陈秋实失联了,而曾在医院拍摄“运尸”的武汉公民记者方斌第二次被抓。更多敢于表达自己想法的人被迫丢掉岗位。曾任职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文法学院的香港籍社工周佩仪因“发表不当言论”被解雇,她在朋友圈中写道,“制度形成的社会问题真不是听几个心理课程就完事的,冤死的命会落在每个人的心上变成恨……我真再听不下正能量了!麻烦各位爱国小粉红把我删了吧!”

武汉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周玄毅遭到学生举报,举报者发现周转发了CNN关于李文亮医生的报导,附上一句话“我们在悼念我们自己”。周玄毅的微博仍在更新,最后一条是在2月12日,他表示自己暂时没什么大事,谢谢那些关心和支持他的人。

总部在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披露,从1月22日至1月28日,短短一周之内,中共当局至少抓捕了325名中国公民。公布的数据显示,这些中国人大多数被扣上“散布谣言”、“制造恐慌”或“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帽子,而遭受行政拘留、罚金或是教育训诫等处分。

德国之声2月6日援引大赦国际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的话说,中共政府一如往常地打压言论自由,目的就是确保其处理疫情不当的消息不会流传到网络上,因而影响到其政权的正当性。

潘嘉伟说,中共政府大规模审查与新冠病毒相关讯息的情况下,国际社会必须仰赖国际媒体、国际组织以及国际卫生专家来追踪疫情的相关讯息,这样国际社会才能取得最精准的信息来对抗新冠病毒疫情。

 

责任编辑:米兰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