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质疑政府失职 大陆41篇疫情报道被消失 学者:刺中当局要害

吕秉权表示,被消失新闻报道大部分与中国政府要求陆媒发放正能量、歌颂光明面,宣扬人性美德的所谓“主旋律”完全不同调。

自武汉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政府加大力度管控言论,大量删帖删文,但大陆媒体对披露疫情真相从未停止过。近日有自媒体统计,自1月23日武汉封城以来,至少有41篇相关报道被当局删除或屏蔽,包括反思政府决策失误等。但连这篇统计消失的文章随后也被封杀。香港学者分析指,这些“被消失”报道都是此次疫情的最真实记载,因与官方主旋律差异很大,而成为当局铲除对象。

大陆自媒体《有Young周刊》日前发布题为《消失的41篇疫情报道》的文章,分析了陆媒最近41篇报道“被消失”的原因。该篇文章目前在大陆网站上已经被删除,但有网友将其转到海外中文网站“中国数字时代”,使文章幸运地保存下来。

文章指,自1月23日武汉封城至3月13日,财经杂志、财新网、澎湃新闻及中国新闻网等18家大陆主流媒体,至少共有41篇报道被删除或屏蔽。特别是2月4日到2月27日及3月2日到3月13日,几乎每日都有新闻报道“被抹去”,披露疫情真相的文章只能“短暂”出现,“刚被撕开口子的真相,消逝在公众的讨论声中”。

从发稿媒体(公众号)方面看,“被消失”报道篇数较多的媒体,排名前三的分别是界面新闻、财新网和财经杂志。除了这三家财经媒体外,中国经营报、经济观察报及第一财经等财经媒体也有“被消失”的疫情报道。这意味着在41篇“被消失”的报道中,财经媒体的报道占三分之一。

分析文章称,首篇被屏蔽的报道是界面新闻1月23日刊发的《对话武汉一线医护人员:所有隔离病房已饱和,身边已有同事感染》,前线护士受访透露医院不胜负荷,揭示疫情严峻。

文章以2月26日为例,这一天内有三篇关于疫情前期相关部门是否瞒报、国家卫健委专家早期调研是否未尽职等问题进行反思的报道“被消失”,其中包括财新网刊发《独家:新冠病的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来自前线医生的声音:请国际同行支援我们》,以及财经杂志刊登《专访卫健委派武汉第二批专家:为何没发现人传人?》。

多篇与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相关文章也被删,包括北京青年报微信号“北青深一度”1月27日的报道《受训诫的武汉医生:11天后被病人感染住进隔离病房,之前群内言论被断章取义》、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2月7日的 《与“吹哨者”李文亮的最后对话: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说》,以及2月27日界面新闻的《李文亮遗孀付雪洁:看新闻才知道他离开了我》。

李文亮。
图为被称作“吹哨人”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图片来源:中央社)

另外,3月10日人物杂志刊登《发哨子的人》,专访了向李文亮等透露肺炎病毒检测报告的艾芬医生,更被全网封杀。但大陆网友却以近百种不同变体形式,将该文流传下来。

《有Young周刊》分析,这些“被消失”的报道,主要采访对象是前线医生及染病患者,同时针对疫情下不同的社会问题,如武汉市医院疫情大爆发原因、防疫漏洞等题材。而且不少“被消失”的报道被指内容“太过负面”,且涉及政府决策失误的问题,包括湖北居民困境、疫情不容乐观等。如中国新闻周刊公众号的《武汉之憾:黄金防控期是如何错过的?》,反思有关部门失职,被全网删除。

此外,也有极少数报道刊发后引来舆论声讨,如长江日报公众号3月7日刊文,指新上任的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要求民众对共产党“感恩”,在民众斥骂声中被悄悄撤下。

吕秉权:被删除报道刺中中共要害

苹果日报援引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表示,该篇分析文章提到的被消失新闻报道,大部分与中国政府要求陆媒发放正能量、歌颂光明面,宣扬人性美德的所谓“主旋律”完全不同调。他举例说,疫情受害人的亲身经历、前线医护的证言,均是人祸的铁证,而且“有血有肉”颇具说服力,部分报道更探究隐瞒疫情或官员渎职等问题,“通通刺中中共的要害”,自然很难逃过大陆的审查机器。

对于大陆财经媒体大胆挖掘疫情的黑暗面,吕秉权认为,大陆新闻界过去一直遭中共监控约束,已经经过一段颇长的寒冬,此次疫情大爆发,唤醒不少仍有良知的传媒人。而管意识形态的中宣部与新闻监管部门对财经媒体的监控,不像对传统时事新闻类传媒那么严厉,再加上部分媒体后台“够硬”,例如财新网总编辑胡舒立的背后靠山,盛传就是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

(责任编辑:李妙菡)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