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了解澳洲最新動態,點擊下方按鈕,再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機密報告揭示澳洲人或數年不能漲工資

新聞 • 資訊

一份長達650頁的財政部機密報告揭示,在COVID-19疫情後,如果政府按照原計劃提高強制性的退休保證金比率,澳大利亞工人將面臨多年低工資的待遇。

據澳洲新聞網news.com.au報導,這新報告將向澳洲總理莫里森遊說,要求其取消將法定退休保證金(superannuation guarantee)提高至12%的做法,並警告如果僱主被迫提高退休保證金,本來就經營艱難的僱主必定會做出折中,不給工人漲工資,導致工人多年低工資的局面。

退休保證金是指僱主必須強制性地將員工工資的一定比率存入他們的退休金帳戶中。目前這一法定比率是9.5%,將在2021年7月增加到10%,然後在2025年增加到12%。

News.com.au確認,已經完成並交給財政部長審核的財政部報告沒有就退休金政策提供任何正式建議,但這個議題一再引起人們對較高退休金還是較低工資之間「權衡」的擔憂。

格拉頓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經濟學家布Brendan Coates表示,很明顯,現在增加退休金會以犧牲工人工資增長為代價。

他告訴澳洲新聞網,雖然僱主會遵照法律交出退休金支票,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增加的退休金實際上是由於工人放棄工資增長實現的,於是提高退休保證金就變成了現在給工人更多可支配收入還是未來更多退休金的權衡。

他說,「我們的研究表明,80%養老金的成本來自於未來2-3年內工資增長。長期影響可能高達100%。國際上對類似計劃的研究也得出相似的結論。」

但是人們擔心,如果莫里森政府取消提高養老保證金的計劃,工人將永遠失去受到法律保護的增加養老金的機會,不能保證僱主一定會把從養老金中省下的錢用來給工人漲工資。

另外還有提議,允許低收入工人退出養老金計劃,僱主以支付工人更高的工資來取代養老金義務。

自由党參議員Andrew Bragg是這一提議的積極擁護者。他提出的解決方案是允許兼職、臨時工和低收入工人「選擇退出」養老金,僱主給他們每周漲$60元工資。但財政部的審查未對這些提議提出任何意見。

Bragg議員表示,他期待看到財政部的報告正式發布,以及任何有關養老保證金的辯論。

他說,「養老金是延續的工資。它是工資報酬的一部分。我們想要在澳洲創造更多就業機會,養老金顯然是僱傭成本。」

「我們希望允許人們在首次買房支付定金的時候使用退休金。我的選區很多選民寫信給我,這是他們進入房地產市場的唯一機會。我們都知道,避免退休貧困的最好方法是擁有自己的住房。」

但澳大利亞最大的養老基金Industry Super Australia(ISA)抨擊了這一提議,稱這將使工人目前繳納更高的稅款,而在未來擁有較低的退休收入。

ISA說,「對於普通的30歲全職夫婦來說,凍結養老擔保金增長將使他們退休時養老金帳戶餘額減少20萬澳元。 退休期間,他們將損失多達20%的收入,即每年損失7,000至10,000澳元。

「超過250萬澳大利亞人已經按照政府規定提前領取了養老金,並且至少有56萬澳洲人清空了養老金帳戶,這迫使他們不得不為退休重新開始儲蓄。」

「實現有尊嚴的退休的唯一方法是堅持將立法規定的養老擔保金比率提高到12%。」

財政部的報告還探討了養老金市場內部的「性別差距」,以及如何幫助女性改善退休收入的策略。它研究了家庭住宅在退休生活中的作用,對比了擁有自己的住房和被迫以退休收入支付房租的老年人的生活質量。

莫里森政府的官方政策立場是:他「沒有計劃」放棄養老保證金。但是,莫里森本周已任命養老金改革的熱情擁護者、工會前老闆Paul Howes加入COVID-19委員會。該委員會正在研究如何在疫情之後增加澳洲就業,促進經濟復甦。

Howes主張給工人加薪而不是增加養老金。他多次呼籲重新考慮養老金政策,並在2017年就提議允許低收入工人退出養老金計劃。他曾表示,強制隔離某人的工資有多不合適。現在仍然存在這樣的問題,那就是這筆錢在他們退休後動用,能否比在金錢緊張的工作生涯中更有用。

 

責任編輯:張茹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