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人在澳洲】山水墨云

诗意的心情总能把生活过成诗意的美
人在澳洲

那天下午接近傍晚,我离开家里去办事要跨过Free way高速公路。

以前只是驾车一掠而过,未曾徒步跨越。走上桥时,便驻足观看。只见桥下的各式车辆汹涌呼啸,哪怕是高档的保时捷、特斯拉、莲花、玛莎拉蒂,都循序行驶,不见有超速变道加塞鸣笛。我知道,这里的汽车比起国内(都入世二十几年了仍未兑现承诺仍是高关税)的价格,实在是便宜不少,越是好车大牌车的价差就越明显越大。这里的车牌除了专门定制的需增付小刀外,其他五颜六色、字母数字夹杂的车牌仅需支付几十刀的铁皮成本费,这里绝对没有将颁发车牌这一行政许可权力拍卖出售盈利的现象,如果有绝对算得上是奇葩、怪胎。廉价富足的现代生活与真实的市场经济以及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政策着实给此地的居民增添了乐趣和享受、实惠和便捷。

但是顺着车龙往前到顶的那头,我看到了绮丽的一幕,那倒是可以称得上奇葩的。它使我禁不住在内心中惊呼起来:竟有这等奇观:那是云的山水!只见那层层叠叠——有显有衬;桩桩丛丛——有静有动;高高矮矮——有错有落;尖尖圆圆——有起有伏;丝丝缕缕——有浅有深的云朵,构筑起了胜过平地高川的空中山水。那叠加起来的云朵一层连接一层,既有前置的,又有后置的,既有左右置的,还有高过视线头顶的。那桩桩丛丛的既有高山的投影又有仿佛锯齿般的排列。那高高矮矮自然是个子的大小高低、壮实弱小的反映。那尖尖圆圆的就是平时所见的刺入云际的和被流水千百般洗涤抚磨变呈圆溜的。那丝丝缕缕的就是显现给你的直竖的棱线及线条间的沟豁还有那岔开的枝桠。所有这些都被逶迤般的、飘逸般的、宽窄不一的、厚薄不匀的、或青或墨或紫或蓝的色泽有异的恰似苍山翠绿中的溪流的云带揉怀着。在有时强烈间或耀眼偶尔金黄的阳光照射下,直面直视直冲你有变换的双眸。你要什么?景仰有之,高寒有之,璀璨有之、风韵有之、行云有之、流水有之、斑斓有之,独领一偶有之——她由不得你不血管膨胀、心跳澎湃、瞠目亟蓄。她要比那纸面上的更多出了灵光耀动、岩腑直透、浮氤立定。你要不了的唯一至上境界就是让她在你心中、眼中定格!假如将以出售到人口众多的发展中的大国去倒是可以的,因为它是洁净的自然资源,而且又是混沌不堪的大国们亟需的,如是,维州政府岂不生了条大大的商机?——姑且建议罢了。

那一刻我不知怎么收的心?那一晚我不知怎么回的家?那一夜我不知如何入的睡?

不得不承认,墨尔本的云彩是极富多样的。有众所熟悉的日出云、日落云,有大雨滂沱前浮雕般的雨前云,也有多道彩虹横跨的雨后云,既有通红通红剪纸样的火烧云,也有半黑半白鳞次栉比的鳞片云。每时每刻任何地域任何角度你都可以看到完全不一样的变化着的云。开始,生活赋予的天际美景开始嵌入我的记忆。

一天夜晚,我去接在外聚会的客居的朋友。夜是安静的,风是轻徐的。两地也就十几二十分钟的步行路程。出门拐弯是一个学校与社区商业群。走着走着,我觉着脚下的素光围裹着我并向我视线折射而来。我抬头望向广寒宫,圆圆的月儿,朗照的月色极其明亮呀!今天是月半(也许是月半前也许是月半后)?不但圆月朗照,而且圆月的周边的云朵也在朗照,云朵的后面全部的繁星也努力透过云朵发出它的光亮。偶有一片并无掩瑜之意的行云飘过,那也是薄薄的极其透明的增生了诱人羞涩。圆圆的、硕大的、朗照的月中,依稀清晰地可以见到桂树和轻盈秀舞的嫦娥——我惊叹的倒还不是这些个,而是镶于其外的云朵,典故嫦娥奔月图中的云朵就是从她这里从拷贝得来的?圆月,不,该是嫦娥四周的云朵都是如出一辙的相似!如此这般形态的云朵最初只为皇室宫廷御用,后来一些重大社稷活动也加以引用,再后来生活中的建筑雕刻、饰品辅衬、物件描绘也得以运用,赋予的美称曰:祥云。祥云,它是人们美好、图腾意愿的象征和表示。这是上帝对我的恩赐——在此时此刻此地让我撞见偶遇,并让我产生唯美的意识?我赶紧掏出大屏幕手机照起来。我蹲地仰拍,我左视角拍,我右视角拍,我避开路灯拍—-少有行驶的车辆缓缓地驶过,老外摁下车窗看我发傻;我选择形象适配的建筑拍,我净拍,我恨不得登入空中俯拍正拍把有阴有凸有神雕鬼琢般的朵朵、群群、片片祥云完整完全地揽入——有肤深者莫名的驻足了。

Sir, your phone calling。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了。朋友已经来过好几个电话了。Thanks。我赶紧放下手机接朋友去了。只是祈愿现在的手机还能不能将如此美妙的夜晚遂愿地定格住。

在墨尔本,富美的云是随时可见的,离开了她就如同画板失色一样简单贫乏,有了她就如同咖啡中加入了奶和糖一样的多滋多味,她已然成为了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伴侣。而最时常可见撩人情愫的是墨色,浓浓的、淡淡的皆有,青青的、紫紫的、灰灰的夹挤其中。

朋友要回去了,设家宴相送。傍晚她来到落定便小酌起来。日落前的天空,云彩是浓浓的墨色,透过窗户远眺。尽管是日光不如先前来得强烈,又值墨云漂浮,而你并不会觉得沉重与压抑。

“你知道墨尔本云彩的特色嘛?”

“水墨山水。”朋友一语中矢。“你看天边的云,虽浓墨有加,可他就如才洗涤过一般,是如此的滋润,那样的可人,又是那样的可期。”

他对此地的环境赞叹有加,说墨村的云不但极具中国画水墨山水的浓、淡、焦、干、湿特点,更极具通透度,立体感,变幻形,传奇神,寓意景。即便在墨色下,浓浓的墨色也不叫人心生恐惧,山雨越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那种可怖没有一丝一毫。并且它的构成有如丝织,虽墨色浓重,却挡不住背后的霞光和蓝天。她所要呈现给她的人民的就是极具经纬的无限的美好。

其实,墨尔本的云也是极具诗意的,它的独具一格的特点,它的极富幻化的特点,它的兼具水墨山水的特点,给人以诗意灵感、诗意写真,诗意蕴涵,诗意美感。

应该很明显,它不是哪个国家的,除了地理因素,而是国家制度下的。一个国家的制度不许可它的执政者可以甚嚣尘上地胡作非为,那太阳和云朵与人类之间茂密的植被就不会被乌烟瘴气替代了,诗化美感也就不会被修新为新、造假为假的人造拾掇所淹没,不是童话胜过童话的人际自然美景对于每一个公民而言也一定不是用梦可以诓诱。

是夜,借着快速流动着的血液,各种季节时段里墨云的印象在我脑际上缓缓而不断的过幕,历久如新地又一次地显现着。是呀,墨尔本的云彩虽浓墨厚重,却并不可怖与压抑,反而恰如出水的深肤色少妇,那样的滋润,如此的靓丽。

一个深冬的中午,太阳不是很耀眼醒目,但是空气却是非常的干燥。东北角远处的黑压压云彩,借着呼呼的风在移动,不断地靠近,天上的白昼之光被逐渐的遮蔽,瞬间,这风声就转变成了呼啸的涛天巨浪的声响。更令人咋舌的是哪墨云,犹如千军万马又如排山倒海一般地前呼后拥地直接扑面而来,在大阵的墨云上面,碎小的云团也在百般变化着,一会儿形似鸥鸟,一会儿又像是蹦出的浪花,一会儿成为滑稽的花絮图案,一会儿又像黑白相间滑稽的中国脸谱。云彩的每一层、每一簇、每一片、每一条、每一团都是那么的丝清缕晰。你不但能透过层层云彩,或者说墨云背后的光泽不但能透显出来,甚至还带有几分亲切、几分变异、几分幻化、几分遐想,层丝的清晰以至于你可以伸手揭开撷取化入口中——总之怎么想象都不为过分都能恰到好处,甚至你可以化入其中、漂浮期间去感受干之清纯、湿之滋润沁心、浓之衾被一席、淡之青紫曼妙。墨云,或许你正头顶斗笠垂钓溪边,或许一牧童躺于蹒跚的牛背上,或许一妙龄正浣洗于天河,或许孙猴哪吒激战正酣;这是柳依翠岸,这是炊烟袅袅,这是群鸭溪水,这是鸳鸯悠湖,这是紫宵宫殿,这是锦幡洒香。假如黑墨泼溜白纸上的骏马图、四有图、云鹤图、浣溪图能撷入他,那一定是洇出物化了的顶级瑰宝。

万变不一,幻化遁入造就了山水墨云、墨云山水,也造就了墨村的世界宜居。

郁百济

2018年12月24日

于墨尔本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