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2019中秋征文】中秋节,吃月饼

今天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叫中秋节。这一天,大家要吃月饼,看月亮。
中秋征文

丁是个百分之百的澳洲人,他父母都是英国人。他廋廋的,黄黄的头发带有点卷,两个眼睛老是会直直地看人。听说他以前遭遇过一场严重车祸,在病床上昏睡了好几天;虽说以后醒了,但人总有点怪怪的。知道的人都说他脑子有了点问题。

我和丁认识是在墨尔本医院,那时候我们都是医院的清洁工。

以后我买了卡车做搬运,觉得丁还有点力气,而且也叫得动,于是就经常叫他帮我,做我的助手。再后来,我辞了医院的清洁工,专职搞搬运。而丁呢,也因为老是一厢情愿地去盯着医院里的一个小护士;小护士去投诉了。医院怕麻烦,就劝丁辞了职。

丁辞职后,就老老实实地跟定了我(因为象他这样,根本就没法再找到工)。由于我的顾客绝大部分是华人,久而久之丁也会讲几句中文了。尤其是那次,那个马来西亚的华人女士教会了他一句“不用客气”,这句话竟成了他的“万金油”、“百贴膏”。每次搬完家,客户向我们道谢、道别时,他总会来上一句“不用客气”。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搬家这活忙起来,常常是早晨出去晚上回来,所以我们吃饭一般都是在外面吃。我不喜欢吃那些麦当娜、家乡鸡、炸鱼加薯条等西式快餐,感觉吃了象是没有吃过一样,“食而无味”。我总会带丁去吃中国餐。久而久之,丁竟给我“感化”了,他也喜欢吃中国餐了。有时候当我说“丁,我们今天一起去吃炸鱼加薯条”时,他竟会认为我是在和他开玩笑,会觉得吃这炸鱼加薯条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天,正好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中秋节,帮那户华人搬完家后,他们很客气;我们临走时,他们送了我们两个月饼。

上了车后,走出一段距离,我把卡车靠在一边,就和丁一起吃起了月饼来。

是因为搬家搬的肚子空了,加上已是过了中午吃饭时间,所以没一会儿,我们两人就把这两个月饼给“消灭”了。

“好吃吗?”我问丁。

他点了点头。

“知道这叫什么饼吗?”

“Moon Cake”。他讲了月饼的英语名字。没想到,他还真的是知道月饼。

“查理,我们再去买几个‘Moon Cake’来吃好吗?”他吃了不过“瘾”,就“意”犹未尽地问着我。

“好啊!但今天很贵的哦!明天就便宜了。不过没关系,我们现在就去买。”

“为什么今天贵,明天便宜?”

“你忘了吗?昨天我和你讲过了,今天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叫中秋节。这一天,大家要吃月饼,看月亮。”

“那么明天大家就不吃月饼了?”

“吃当然是随便你哪天吃,但失去了在这个节日吃月饼的传统习惯的意义。所以过了今天,这食品店里的月饼就会立刻降价,打折出售。”

“那我们今天就不要去买了,我们明天去买了吃。”

“这……”听他这么说,我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我想起了昨天。昨天,我带着他去跑了个长途。回来的路上,天已是黑了。这时候我们看到在我们车的前方的天空上,一轮圆圆的满月,真的象是个巨大的银盆:那么大,那么圆,那么的皎洁明亮。说真的,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大的月亮。

但我很快就想到了,对呀!明天就是中秋节了呀。明天晚上的月亮就是“十五的月亮”了,那就更大,更圆,更亮,更好看了。

我看丁也是死死地盯着那月亮在看,于是就问他了,“丁,你知道吗?月亮里面住着两个人。”

“两个人?什么人?外星人?”

“不是的。是两个中国神话里的人物。一个叫吴刚,他因为犯了错,被天帝罚到脱离人世的月亮,每天斫一株大的桂树,但这桂树是永远斫不倒的:你斫了一角,那一角立刻会长出新枝来。”

“这个Stupid男人,和西西弗斯一样:推石头上山,但永远推不上那块推上又滚下的大石头。”

欸,丁他讲的对哦!中国和外国的神话,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哦。真看不出,丁也知道希腊神话,也知道西西弗斯这个人物。

“这月亮里面,还有一个人。”我又讲着。

“又是什么人?”

“是个美女,叫嫦娥。她因为偷吃了会飞上天,会飞去月亮的‘灵药’,去到月亮上了。但这个‘灵药’只管你飞上去,不管你飞下来,就象现在的单程火箭一样。所以嫦娥这美女也就只能是孤独寂寞地生活在月亮上了。”

“她漂亮吗?她性感吗?她飞去月亮的时候是穿着什么衣服?超短裙还是吊带裙?”

“妈的。”我暗暗地骂了一句。“三句话不离本‘行’”,“狗行千里改不了吃屎”。他以为嫦娥是辣妹。

“查理,这些都是胡说八道的。前些日子,中国的太空探测器不是去了月球了吗?它们连月球的背面也去看了:除了坑坑洼洼的表层,什么都没有。”丁继之又说着。

我不想和他争辩,说什么神话是神话,科学是科学。神话是人们的一种想象和愿望。你对他说了也是白说:“对牛弹琴”“徒费唇舌”。这“捧出桂花酒”的吴刚和“舒广袖”的嫦娥,已经是被他糟蹋的不成个样子了。

……

当我还在想着昨天时,丁的声音又响起在了我的耳边。

“查理,你们中国人真麻烦,太多讲究,什么时候吃那白白的糯米汤圆,什么时候吃那青叶包起来的粽子,什么时候吃这月饼,都会有时间。我搞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这个时候就不兴吃粽子?非得吃月饼?”

我真的是被他搞的有点不耐烦了。要向他解释为什么要在端午节吃粽子,要在中秋节吃月饼,这可不是用一句两句话就能讲得清楚的。搞不好,他会越来越糊涂,越来越纠葛。他也许会傻傻地问你,既然这个用青叶裹了白米的粽子是用来喂鱼的(鱼吃了粽子,就不会去食屈原);那为什么现在大家包了粽子自己吃,不去喂鱼了呢?。。。。。。

不想,这时候的他又开口了。

“查理,我觉得你们这种购物的想法有问题。你想,在澳洲,每年圣诞过后的12月26号Boxing Day 是一年中唯一的一天,商品大打折的日子,大家都会在那一天,去商店门口排队,等开门,抢着购物。不会有人愚蠢的在打折的前些天,去抢着购物。但你们华人买月饼,为什么要在它最贵的时候买,而不是在它便宜的时候买?而且这贵和便宜的时间仅仅只是今天和明天的区别。”

听了他的话,我真想骂“发”:因为我之前已经告诉了他为什么,但他还是“拎不清”。但继而仔细想想,算了,管他呢!这月饼今天吃,明天吃,对于我来说反正一样:我从来就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不怎么讲究“礼数”的人。这样也好,为我省了点钱。

正好,这时候的我们都看到了在前方的不远处,有一个华人的小餐馆。

“走!我们去那餐馆吃饭去。月饼就明天买了吃。”

“是呀!查理,我们应该这么做呀!”

我看这时候的丁,已笑得裂开了嘴——他这是在为他最后说服了我而感到高兴。

作者:张培强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