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了解澳洲最新動態,點擊下方按鈕,再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2019中秋徵文】中秋節,吃月餅

今天是中國的傳統節日,叫中秋節。這一天,大家要吃月餅,看月亮。
中秋徵文

丁是個百分之百的澳洲人,他父母都是英國人。他廋廋的,黃黃的頭髮帶有點卷,兩個眼睛老是會直直地看人。聽說他以前遭遇過一場嚴重車禍,在病床上昏睡了好幾天;雖說以後醒了,但人總有點怪怪的。知道的人都說他腦子有了點問題。

我和丁認識是在墨爾本醫院,那時候我們都是醫院的清潔工。

以後我買了卡車做搬運,覺得丁還有點力氣,而且也叫得動,於是就經常叫他幫我,做我的助手。再後來,我辭了醫院的清潔工,專職搞搬運。而丁呢,也因為老是一廂情願地去盯著醫院裡的一個小護士;小護士去投訴了。醫院怕麻煩,就勸丁辭了職。

丁辭職後,就老老實實地跟定了我(因為象他這樣,根本就沒法再找到工)。由於我的顧客絕大部分是華人,久而久之丁也會講幾句中文了。尤其是那次,那個馬來西亞的華人女士教會了他一句「不用客氣」,這句話竟成了他的「萬金油」、「百貼膏」。每次搬完家,客戶向我們道謝、道別時,他總會來上一句「不用客氣」。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搬家這活忙起來,常常是早晨出去晚上回來,所以我們吃飯一般都是在外面吃。我不喜歡吃那些麥當娜、家鄉雞、炸魚加薯條等西式快餐,感覺吃了象是沒有吃過一樣,「食而無味」。我總會帶丁去吃中國餐。久而久之,丁竟給我「感化」了,他也喜歡吃中國餐了。有時候當我說「丁,我們今天一起去吃炸魚加薯條」時,他竟會認為我是在和他開玩笑,會覺得吃這炸魚加薯條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天,正好是中國的傳統節日——中秋節,幫那戶華人搬完家後,他們很客氣;我們臨走時,他們送了我們兩個月餅。

上了車後,走出一段距離,我把卡車靠在一邊,就和丁一起吃起了月餅來。

是因為搬家搬的肚子空了,加上已是過了中午吃飯時間,所以沒一會兒,我們兩人就把這兩個月餅給「消滅」了。

「好吃嗎?」我問丁。

他點了點頭。

「知道這叫什麼餅嗎?」

「Moon Cake」。他講了月餅的英語名字。沒想到,他還真的是知道月餅。

「查理,我們再去買幾個『Moon Cake』來吃好嗎?」他吃了不過「癮」,就「意」猶未盡地問著我。

「好啊!但今天很貴的哦!明天就便宜了。不過沒關係,我們現在就去買。」

「為什麼今天貴,明天便宜?」

「你忘了嗎?昨天我和你講過了,今天是中國的傳統節日,叫中秋節。這一天,大家要吃月餅,看月亮。」

「那麼明天大家就不吃月餅了?」

「吃當然是隨便你哪天吃,但失去了在這個節日吃月餅的傳統習慣的意義。所以過了今天,這食品店裡的月餅就會立刻降價,打折出售。」

「那我們今天就不要去買了,我們明天去買了吃。」

「這……」聽他這麼說,我一下子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我想起了昨天。昨天,我帶著他去跑了個長途。回來的路上,天已是黑了。這時候我們看到在我們車的前方的天空上,一輪圓圓的滿月,真的象是個巨大的銀盆:那麼大,那麼圓,那麼的皎潔明亮。說真的,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有這麼大的月亮。

但我很快就想到了,對呀!明天就是中秋節了呀。明天晚上的月亮就是「十五的月亮」了,那就更大,更圓,更亮,更好看了。

我看丁也是死死地盯著那月亮在看,於是就問他了,「丁,你知道嗎?月亮裡面住著兩個人。」

「兩個人?什麼人?外星人?」

「不是的。是兩個中國神話里的人物。一個叫吳剛,他因為犯了錯,被天帝罰到脫離人世的月亮,每天斫一株大的桂樹,但這桂樹是永遠斫不倒的:你斫了一角,那一角立刻會長出新枝來。」

「這個Stupid男人,和西西弗斯一樣:推石頭上山,但永遠推不上那塊推上又滾下的大石頭。」

欸,丁他講的對哦!中國和外國的神話,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哦。真看不出,丁也知道希臘神話,也知道西西弗斯這個人物。

「這月亮裡面,還有一個人。」我又講著。

「又是什麼人?」

「是個美女,叫嫦娥。她因為偷吃了會飛上天,會飛去月亮的『靈藥』,去到月亮上了。但這個『靈藥』只管你飛上去,不管你飛下來,就象現在的單程火箭一樣。所以嫦娥這美女也就只能是孤獨寂寞地生活在月亮上了。」

「她漂亮嗎?她性感嗎?她飛去月亮的時候是穿著什麼衣服?超短裙還是弔帶裙?」

「媽的。」我暗暗地罵了一句。「三句話不離本『行』」,「狗行千里改不了吃屎」。他以為嫦娥是辣妹。

「查理,這些都是胡說八道的。前些日子,中國的太空探測器不是去了月球了嗎?它們連月球的背面也去看了:除了坑坑窪窪的表層,什麼都沒有。」丁繼之又說著。

我不想和他爭辯,說什麼神話是神話,科學是科學。神話是人們的一種想像和願望。你對他說了也是白說:「對牛彈琴」「徒費唇舌」。這「捧出桂花酒」的吳剛和「舒廣袖」的嫦娥,已經是被他糟蹋的不成個樣子了。

……

當我還在想著昨天時,丁的聲音又響起在了我的耳邊。

「查理,你們中國人真麻煩,太多講究,什麼時候吃那白白的糯米湯圓,什麼時候吃那青葉包起來的粽子,什麼時候吃這月餅,都會有時間。我搞不明白,為什麼現在這個時候就不興吃粽子?非得吃月餅?」

我真的是被他搞的有點不耐煩了。要向他解釋為什麼要在端午節吃粽子,要在中秋節吃月餅,這可不是用一句兩句話就能講得清楚的。搞不好,他會越來越糊塗,越來越糾葛。他也許會傻傻地問你,既然這個用青葉裹了白米的粽子是用來餵魚的(魚吃了粽子,就不會去食屈原);那為什麼現在大家包了粽子自己吃,不去餵魚了呢?。。。。。。

不想,這時候的他又開口了。

「查理,我覺得你們這種購物的想法有問題。你想,在澳洲,每年聖誕過後的12月26號Boxing Day 是一年中唯一的一天,商品大打折的日子,大家都會在那一天,去商店門口排隊,等開門,搶著購物。不會有人愚蠢的在打折的前些天,去搶著購物。但你們華人買月餅,為什麼要在它最貴的時候買,而不是在它便宜的時候買?而且這貴和便宜的時間僅僅只是今天和明天的區別。」

聽了他的話,我真想罵「發」:因為我之前已經告訴了他為什麼,但他還是「拎不清」。但繼而仔細想想,算了,管他呢!這月餅今天吃,明天吃,對於我來說反正一樣:我從來就是一個隨隨便便的,不怎麼講究「禮數」的人。這樣也好,為我省了點錢。

正好,這時候的我們都看到了在前方的不遠處,有一個華人的小餐館。

「走!我們去那餐館吃飯去。月餅就明天買了吃。」

「是呀!查理,我們應該這麼做呀!」

我看這時候的丁,已笑得裂開了嘴——他這是在為他最後說服了我而感到高興。

作者:張培強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