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经济危机中, 我们都上了珍贵一课

坎德尔人生中关于生存的第一堂课是在他三岁的时候。“我母亲从豌豆汤的食材中给了我一些剩余的豌豆,并告诉我将它们种在后院。幸运的是,那些日子里,街道上到处都是马车,我舀了一勺马粪给豌豆作肥料——新鲜且免费。”
澳洲财经

很多悲观人士认为,澳洲经济在疫情后会进入萧条期(depression)。萧条(depression)这个词很有意思,它本身是一个感情色彩很浓的词,常用于形容人的心情低落、抑郁。当作为经济术语时,除了刻画出各行业萎靡不振的景象,也暗示在经济跌宕时期,经济要复苏首先人的心态要先振作起来。

澳洲人彼得•坎德尔(Peter Cundall) 图片来源:网络

在这里分享一位澳洲人彼得•坎德尔(Peter Cundall)的故事,他是澳洲获奖园艺学家、作家、知名节目主持人,曾主持ABC电视台的园艺节目Gardening Australia,直到81岁才退休。今年93岁的坎德尔一生经历过数次战争、经济衰退、经济萧条。作为一个真正渡过艰难时期的人,他的经历很有说服力。如果此刻你还在封锁期间百无聊赖的窝在沙发上看视频、看电视,不如一起来听听他的故事。

财经部落格赤脚投资者(barefoot investor)的作者Scott Pape日前专门拜访了坎德尔,向他取经,如何渡过现在的COVID-19病毒危机。

老人俯身低声说:“多年来我一直在为这样的危机做准备,” 他笑着补充道,“我的生活总是磨难重重,被一场又一场的危机所破坏。”

坎德尔出生于1927年英国曼彻斯特一个工人家庭里,2岁时就赶上了1929-1933年那场全球经济大萧条,当时几乎没有人能找到任何工作。经济形势是灾难性的。所谓灾难就不仅仅是穷,他的父母因感冒和营养不良失去了两个婴儿。实际上,坎德尔说,他的家人在很大程度上通过自己种植食物而度过了大萧条。

坎德尔人生中关于生存的第一堂课是在他三岁的时候。“我母亲从豌豆汤的食材中给了我一些剩余的豌豆,并告诉我将它们种在后院。幸运的是,那些日子里,街道上到处都是马车,我舀了一勺马粪给豌豆作肥料——新鲜且免费。”

第一堂生存课,对他的一生影响深远。

在接下来的90年里,坎德尔参加过三次战争。

他曾在朝鲜战场上当过步兵,他将那场战争描述为“不间断的屠杀”,“我们在洞里生活了一年……被同伴腐烂的尸体包围着。许多人死时仍拿着手榴弹。死亡的气息伴随着我们一年。它直接冲入你的鼻孔,无法逃脱……”

退役后,即使他有资格领取军事抚恤金,他也从未领取过。对于他所遭受的所有痛苦和折磨,获得任何补助都是公平的。

“不,我是幸运者之一,我活着回来了,很多人都没回来。”

Scott与坎德尔在聊着天,也分享了他与孩子们在疫情封锁期间开始的一个项目:他们种植了一个果园,这样可以让孩子不用一天到晚盯着屏幕,让他们的手粘满泥土,像小苗苗一样茁壮成长。

项目有三个规则:首先,孩子们要尽可能多吃健康的水果和蔬菜;第二,吃不完的蔬果可以在路边农场门口出售;第三,剩余的任何收成和钱都捐给Foodbank等慈善机构。

结果,孩子们像粉红猪小妹一样兴奋。

坎德尔听完后很激动,他说,“我是个过来人,也许你以后就会明白我的心情。当我看到2岁的小孩在种蔬菜,我会感动到哭。你正在教孩子如何生存,有了生存本领,他们将来不管遇到多大困难都能坚持下去,这是我们留给后代的一笔真正的遗产。”

听了这个故事后,那天晚上,我突然很想去花园……种一些豌豆!

用勤奋和坚韧播种出一条路来,而不是等待谁来给钱纾困,这是坎德尔给我们的渡过经济危机的秘方。

责任编辑:张茹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