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实时了解澳洲最新动态,点击下方按钮,再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

“收入一夜骤降40%” UberEats送餐员抱怨不公

34岁的法律系留学生在疫情期间靠UberEats的送餐服务赚钱生活。6月份之前,他骑自行车在阿德莱德市区送餐,每班送30至40单,每班收入在$210至$250元之间。但从5月份的最后一周,“系统突然发生了变化”。
新闻 • 资讯

据news.com.au报道,一位UberEats送餐员抱怨,公司改变了程序算法,致使他的收入在一夜之间减少了近50%。

34岁的法律系留学生Alok Bhatia在疫情期间靠UberEats的送餐服务赚钱生活。6月份之前,Bhatia骑自行车在阿德莱德市区送餐,他每班送30至40单,每班收入在$210至$250元之间。

但Bhatia表示,从5月份的最后一周,“系统突然发生了变化”。几乎所有订单都给了摩托车和汽车驾驶员——在某些情况下,行程只有900米,通常会给骑自行车的人。他说:“我尝试在麦当劳以外的地方接订单,订单涌入,但我却没有得到一个。”

Bhatia认为,是系统偷偷改变了算法,以前系统默认距离最近的送餐员,现在则倾向于交通工具更好的人。Bhatia说,他现在每班平均送餐15到17趟,收入略低于$140。“我的收入已经下降了近50%。”

UberEats客服人员通过聊天系统对Bhatia的咨询提供“随机而模糊”的标准化答案。一位客服在邮件中说:“我已经检查了您的个人资料,一切正常。应用程序也没有技术故障,应该是正常运行的。”

UberEats的另一名工作人员对Bhatia说,现在订单数量可能不像以前那么多,“您的帐户没有任何问题,我们的系统也没有变化。”

UberEats对news.com.au的多个评论请求没有回应。

运输工人工会(TWU)确认已收到类似抱怨,并表示该问题与COVID-19危机导致失业的送货司机供过于求有关。

运输工人工会全国助理秘书Nick McIntosh说,“市场不平衡导致各种不公平现象蔓延。”

他认为Bhatia的例子可能与程序算法和偏好有关,也可能纯粹是送货员供过于求造成的。

McIntosh表示,像UberEats和Deliveroo这样的公司“几乎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因为这个领域没有法规”。

工会曾针对主要的送餐平台Foodora提出起诉,并于2018年赢得了这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子,如今这家公司已经退出市场。

2018年,参议院的一项调查建议扩大员工的定义,把共享经济的雇员也涵盖在内。

责任编辑:张茹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