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時了解澳洲最新動態,點擊下方按鈕,再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2019中秋徵文】一樣的月光

在異鄉的春夜裡慶祝中秋節,有我、有月亮、有我的影子,我可以
中秋徵文

這是我在澳洲的第一個中秋節,時序入春。

跟家的時間只有兩個小時的差別,過短的時差經常讓我忘記地理的山迢迢路遙遙,忘記當時是如何跨越赤道,從北半球飛到南半球。真正讓我意識到距離的,是南轅北轍的季節差異,還有夜空。

初到澳洲時,我喜歡在月光下散步,看著自己被溫柔的月光曬出來的涼涼影子,那是一種在光害嚴重的都市裡不能體驗的幸福。我喜歡和自己對話,但在家的時候沒辦法,因為家人是所有對話的主體與客體──所以我選擇出走,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出走,像家人講的:「是時候定下來了。」

我跟月亮說:「不管我在哪裡,在地球的哪一個角落,我都能看見你的陰晴圓缺。你的存在讓我覺得安心。」下一秒,我發現高掛在天空中的,儘是我叫不出名字的星座和星星,莫名地恐慌起來。如同當​​我發現二十四節氣完全不適用在澳洲,而這裡的華人依舊熱烈地慶祝中秋節(Mid-Autumn Festival),中英文都是一字不改時,這樣悖離身體感的體驗讓我無所適從。

是一樣的滿月啊,但季節不一樣,懸掛的星星不一樣,而我也不一樣了。

                                                            圖:Fotolia

這不是我第一次造訪南半球的國家,之前去肯亞、秘魯和智利時,就已經注意到順時鐘方向的水流漩渦,也注意到一閃一閃亮晶晶的小星星似乎更加明亮耀眼。當時的我是一個快樂的觀光客,開開心心地擁抱旅途中大大小小的差異,急切地想要在教室外驗證課本里所學習到的一切知識,滿載而歸而意猶未盡。

如果澳洲是我的歸宿,我希望他跟我的家相去無幾,最好是像到讓我不會再想起家來。澳洲人很友善,澳洲飲食豐富多元,澳洲這塊土地也是被海洋所環繞著,開放且包容。剛來澳洲的我是樂不思蜀的,幻想著自己憑藉聰明才智在澳洲闖出一片天來,住進夢想中有著大大的落地窗戶的房子里。

實際上,一個異鄉人來到澳洲,從零開始,恍然大悟以前的學歷、經驗、如魚得水都是假的,幸運才是真的。星星早就眨著眼睛告訴我:「嘿,你現在看到的天空很美,但它不再是你熟悉的那個經常看的到獵戶座的天空了。你可以嗎?」

我,一個習慣流浪的人,在異鄉熬過了好幾個沒吃到蛋黃酥的中秋節,撐過了好幾個沒有烤肉、烤香腸、烤筊白筍的中秋節,也挺過了好幾個沒有跟家人團聚的中秋節。我相信我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好好的,畢竟我已經這樣走了好幾個年頭。在澳洲,幾乎沒有吃不到的家鄉菜,但食物能撫慰空虛的胃卻不能填飽壯志未酬的心靈。

天底下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理所當然的。雖然不能將之前勇闖天涯、遍地開花的美好經驗完美地移植到澳洲來,但我出走的目的,從來不是為了中秋節能跟親友聚在一塊兒,大啖月餅、烤肉、文旦,接著上演被親戚輪番上陣逼問何時要定下來年復一年的劇情。我想用自己的步調,調勻呼吸,不去複製別人的生命經驗,傾聽自己的聲音,和月亮對話,安定自己,如此而已。

在異鄉的春夜裡慶祝中秋節,有我、有月亮、有我的影子,我可以。

 

作者: 吳采臻(悉尼)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