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實時了解澳洲最新動態,點擊下方按鈕,再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抵禦北京擴張 澳戰略全球角色發生重大變化

新的戰略政策標誌著澳大利亞在全球角色上的重大變化,並在告誡對手,澳大利亞在需要時將採取武力應對。莫里森說,自上世紀30和40年代之後,世界再沒有經歷過如此經濟和戰略不穩定的時期。澳大利亞享有的基本良性的安全環境已經消失了。
澳洲新聞

澳洲總理莫里森周三(7月1日)公布的2020國防戰略(National Defence Strategy),將對印太地區加大關注,並在未來10年為國防支出2700億澳元,建立規模更大,更具進攻性的軍隊。澳大利亞將首次部署彈道導彈防禦系統以及海陸空遠程高超音速導彈,這標誌著澳大利亞國防戰略數十年以來的重大轉變澳大利亞前外交部長Alexander Downer表示,澳大利亞是在向中國傳達了一個信息,那就是永遠不要嘗試用武力改變現狀。

莫里森周三在澳洲國防學院(ADFA)發表演講,他說在中美關係惡化的背景下,區域緊張局勢正在加劇,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地區日益成為了戰略焦點。聯邦政府必須保證澳洲國防軍能夠應付這些挑戰,優先考慮印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而加強國防力量,是鞏固澳洲在該區域地位的保障。「印太地區是我們生活的地方,我們需要這裡有一個開放、擁有主權的環境,沒有脅迫和霸權。」

莫里森警告,澳大利亞需要為「更貧窮、更危險、更無序」的「後新冠世界做好準備,並提出了政府為國防規劃的3個新戰略目標,即塑造澳洲的戰略環境、阻止對澳洲的攻擊行動、必要時以可靠的軍事力量回擊。「我們必須警惕當前和未來對於澳洲的安全和主權可能的威脅。」

莫里森說,儘管COVID-19給聯邦預算造成了巨大缺口,但仍將加大軍費撥款,在未來10年內為國防投資約2000億澳元,並為國防部撥款700億澳元。這已超出了目前軍費佔國內生產總值2%的承諾。

2020國防戰略的細節包括:預計在未來10年中,澳洲國防軍(ADF)將增加800人,其中海軍650人、空軍100人和50名陸軍軍人;將從美國海軍購買射程超過379公里的AGM-158C遠程反艦導彈(LRASM),還計劃購買射程可達上萬公里的其它遠程導彈;為使澳洲國防軍具備更強大的威懾力量,研發高速、遠程武器,包括高超音速武器;建立使用高科技感測器的大型水下監視系統;增強澳洲網路安全和進行信息戰的能力;建立一個由澳洲自控的獨立衛星通訊網路,以提高澳洲國防的太空實力;對位於北領地的廷達爾(Tindal)空軍基地進行重大升級等。

政府還將澳大利亞國防部隊的地理重點集中在更直接的區域,從東北的印度洋,經東南亞的海洋和大陸到巴布亞紐幾內亞和西南太平洋。

「我知道,世界已經改變了,」 莫里森告訴澳洲人報。他說自上世紀30和40年代之後,世界再沒有經歷過如此經濟和戰略不穩定的時期。澳大利亞享有的基本良性的安全環境已經消失了。他透露將與潛在的對手拉遠距離,轉而與多個夥伴合作,以實現區域穩定、和平與安全的目標。

新的戰略政策標誌著澳大利亞在全球角色上的重大變化,並在告誡對手,澳大利亞在需要時將採取武力應對。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所長Peter Jennings在接受ABC採訪時表示,這份戰策文件」非常及時「,它的作用在於,在短期內提高了國防軍的攻擊能力,「我們不得不擔心2020接下來的12到24個月。」

他還說,「實際上只有一個國家既有能力也有動機侵犯澳大利亞利益,妄圖統領印太地區……那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Jennings認為,澳洲建立自己軍事儲備是做好準備,在沒有美國支持的情況下參與大規模高端作戰行動。他認為澳洲此舉主要目的是震懾。「但懷著敵意的對手如果接近我們,他們的飛機和船隻會擊落。」

前霍華德政府的外長Alexander Downer對天空新聞說,北京希望越來越多地統治印度太平洋地區,澳大利亞需要「直言不諱」地告訴它,任何想獲得更大影響力的嘗試都不會成功。 「只有它了解到我們不會屈服,我們的雙邊關係才能趨於風平浪靜。」 「如果削弱自己,迎合北京向它扣頭,那就是在邀請更多的侵略和更大的霸權。

莫里森
澳洲總理莫里森。 (圖片來源:Cameron Spencer/Getty Images) 2017 Getty Images
展開評論
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