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肩旋转损伤的诊断与治疗

决定治疗管理类型的主要因素不是由年龄决定的,而是取决于患者自身的肩膀活动功能。

肩膀的旋转肌是由四条肌肉与肌腱组合而成的肩关节。得益于肩关节极为精致的结构设计,上臂的肱骨头被保持在盂唇内从而达到协调并稳定肩膀的功能。

但与身体上的任何肌肉或肌腱一样,肩旋转肌也会因活动而受伤或撕裂。此外,随着时间的流逝,尤其是长期重复使用时,这些肌肉和肌腱就更有可能会遭受不同程度的“磨损”。

一般来说, 从事重复性体力劳动职业的人们,遭受肩旋转肌损伤的风险较高,尤其是工作内容中包含时常举或提重物过头顶的动作以及在各项体育运动中活跃的人们。

肩旋转肌病理的典型症状包括:疼痛,特别是夜间疼痛 ;关节可动域降低 ;力气下降。

为确保医者能断定属于肩旋转肌的损伤类型,并制定出合理的治疗方案, 建议病患在看诊时,提供详细的病史资料等。

肩旋转肌的撕裂有多种分类,若按病因分类,涵盖长期性的疼痛 (如,患者的受伤的时间有多久)、撕裂的大小面积以及撕裂的类型(完全或部分撕裂伤) 等。了解这些因素对治疗本身都能起到重要作用。肩旋转肌撕裂的发生率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这也可能会影响医生对病患的医疗管理。

个人认为最合理的体系是将肩旋转肌撕裂伤分为3个主要类别:

1)急性创伤(通常是年轻的患者组群)

该组群通常是指遭受某种急性创伤的、通常身体状况良好的年轻患者。医者对他们的预断良好,并认为可完全康复。因此,此组群患者们需尽快看诊并取得医疗评估结果,例如:安排任何相关的医疗检查和明确的治疗方案(如果有必要,则需进行手术)。

2)急性伴慢性

该组群通常是在受伤后来看诊,通常患者的年龄稍年长一些。一般来说,此组群患者们在过去可能曾发生过某种程度的轻度伤,这种轻度伤似乎大部分都已缓解,只是偶尔症状会重新显现。但由于近期发生的肩部损伤,加剧了他们原有的病症。

3)慢性非创伤性

慢性非创伤性的组群通常是较高年龄层的长者,通常会经常性感到肩膀不适,但此组群经常无法指出有过任何特殊伤害。通常这些患者断断续续地常年出现肩膀问题。这种情况下该组群前来就医时,仍保持相对可活动的肩部功能。

无论是哪种类型的肩旋转肌损伤,经过彻底的检验病史、病症后,所有患者都需要进行影像检查,以协助医疗人员更进一步地诊断并给出最适合患者自身的治疗方法。常用的影像检查有X光照片、超声波扫描和核磁共振 (MRI)扫描。

在我个人的临床实践中,当患者有肩旋转肌损伤的症状,使用X光照片和核磁共振扫描 (如果病患在医学上可以进行核磁共振扫描的话)是最有帮助的影像检查方式。 X光照片通常可以提供骨骼病理,而MRI可以提供有关软组织损伤的最详细信息。最重要的是,MRI可以勾画出肩旋转肌损伤的类型和任何其他相关的病理。

在多数患者肩旋转肌损伤的病症上,也会有肩峰肩峰下滑囊炎或三角肌下滑液囊炎。无论如何,确定出潜在的肩旋转肌病理是部分、还是整个肩旋转肌撕裂是至关重要的,这对患者的医疗管理会产生重大影响。

如果撕裂仅是部分撕伤,则意味着它尚未与骨头连接部位分离,且仍然相连。部分撕伤通常是指肌腱的“磨损”方式,例如:旧绳索磨损,但主体仍在坚固着。在这种情况下,患者并不需进行任何手术修复,因此建议患者首先进行保守治疗;但如果撕裂是完整的,则意味着肌腱已与骨头连接的地方分离或已撕裂成两个单独的边缘个体。在这种情况下,保守治疗将无法治愈其伤势。若损伤极为严重,则需进行手术来修复撕伤并防止未来的并发症。

如果患者的情况只能采取手术治疗,那可通过关节镜方式(即锁孔手术/微创手术)来修复大多数的肩旋转肌撕裂问题,其恢复速度更快,更能缓解疼痛感,且手术疤痕最小(最近的关节镜肩旋转肌修复研究报告,表明使用关节镜方式缓解很多症状,并且 > 90 %的患者恢复肩旋转肌的功能)。

Rotator_cuff_syndrome 图片来源:wikipedia

总结

肩旋转肌是我们肩部功能的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出现问题,应尽早解决。决定治疗管理类型的主要因素不是由年龄决定的,而是取决于患者自身的肩膀活动功能。

**本篇文章为健康资讯,仅供参考,如有病状或疑问,请咨询医生。

赵骏医生是一位拥有专业水平,并经过严厉医学临床顾问医生训练的澳大利亚骨科外科医生。肩部和膝盖手术上为他的专长与专科兴趣,在这领域上他有更进一步专研其特殊专业知识和治疗经验。

他于2001年在墨尔本大学取得医学学士学位(MBBS),后续在2011年被授予为澳大利亚皇家外科医学院的医学临床顾问医生。通过北美洲和法国的国际医学临床顾问医生经验,他持续地增进在骨外科领域上的运动医学重建、上肢重建、关节镜和关节成形术的专业知识技术和实践能力。在北美洲时,他还是国家冰球联盟、温尼伯喷气机队、加拿大橄榄球联盟和温尼伯蓝色轰炸机队的团队医生之一。

他懂得多种语言,能够流利地以英语、普通话、广东话和上海话沟通交谈。提供最适合病人的护理服务,是他最重要的目标。

展开评论
更多评论